旺门佳媳 第一百九七回 拜师准备

小说:旺门佳媳 作者:瑾瑜 更新时间:2020-01-27 07:06:00 源网站:飘天文学
  夫妻两个正说着话儿,在柜台后埋头忙碌的肖大下意识一抬头,就瞧见了他们,立时惊喜得从柜台后绕出来,三步并作两步迎了上前:“哎呀,太太和沈相公来了!沈相公瘦了,太太也瘦了,不过都还是那么的好看,——大掌柜,太太和沈相公来了!”

  随着肖大这一声吆喝,不止叶大掌柜,店里所有人都放下手里的活计,“蹬蹬蹬”跑了出来,“真是太太和沈相公呢,瞧得您二位都好好儿的,我们也就能安心了。”

  “是啊,虽然大掌柜已说过太太和沈相公都好,让我们别担心了,这没亲眼见到人之前,到底还是不能放心,这会儿总算能放心了。”

  “太太和沈相公都瘦了,可得好生补一补才是。”

  “师父,待会儿您和师公就留在店里吃午饭吧?今儿有新鲜的黑鱼,我这就去给您和师公煨一个鱼片粥怎么样,最是滋补不过了。”

  “是啊,太太和沈相公今儿就在店里吃午饭吧?你们可好久都没来过店里了,大家伙儿都想你们了……”

  季善见大家都是满脸毫不掩饰与作伪的惊喜,感动之余,也受了感染,笑容满面道:“多谢大家伙儿的关心与牵挂了,这阵子也辛苦大家伙儿了,总算如今坏事都过去,彻底雨过天晴了,我得好生谢一谢大家伙儿才是。只今儿我和相公是有一件极要紧的事才赶着来店里的,不确定能不能留下吃午饭,只能等忙过了这几日,再请大家伙儿好生搓一顿了。”

  说着冲叶大掌柜使了个眼色。

  叶大掌柜会意,便笑着与众人道:“太太和沈相公既有事,自然是先办正事要紧,饭什么时候不能吃呢?大家且别急,回头有你们吃的时候,现在都去忙自个儿的吧,等忙过了这阵子,太太和我都有奖哈。”

  众人闻言,便都笑着与季善沈恒再次打过招呼,沈恒也团团欠身谢了一回大家的关心,各自忙活去了。

  只有周氏留在了最后,低声问季善:“姑爷今儿怎么出门来了,不是让他安心在家多修养几日,正好陪陪亲家公亲家母他们吗?瞧你们小两口儿瘦得这个样子,要不是长得好,穿得也好,别人还当你们是哪儿来的难民呢!”

  季善忍不住笑道:“有娘您这样损自己女儿女婿的吗,我们这几天已经养回去不少呢,这一口也吃不成胖子,您总得多给我们一点时间吧?好了,您快去忙吧,我和相公跟叶老有正事说呢……哎,对了娘,我婆婆方才我们出门时,还念叨说好几日不见您了,让您得空回去吃饭呢!”

  “你回去跟亲家母说,我得了空就回去。”周氏应了,又看了女儿女婿一回,只觉二人怎么就那么好看那么相配,简直光看着就能让人心情大好了,才笑眯眯的往后头忙自己的去了。

  叶大掌柜这才请季善与沈恒坐了,笑着问二人:“太太和沈相公可是遇上什么为难事儿了?”

  季善压低声音道:“还真有些为难,不过是大喜事哈。府台大人说要收相公做入室弟子,我们正发愁不懂拜师礼的礼节,也不知该给府台大人准备什么礼物,所以特地赶来问问您老,看您老知不知道,若……”

  话没说完,已被叶大掌柜满脸惊喜的打断了:“太太,府台大人真说要收沈相公做入室弟子吗?什么时候的事儿啊?这可是天大的喜事,简直做梦都不敢想啊!”

  沈恒见叶大掌柜话是与季善说的,看的却是自己,笑着冲他点头道:“千真万确,就是昨儿我去拜访府台大人时,府台大人亲口与我说的,所以您老的耳朵真的没问题。”

  叶大掌柜闻言,霎时连脸上的皱纹都笑开了,拊掌道:“入室弟子啊,那跟府台大人的儿子也没什么差别了,尤其府台大人还只得一位千金,没有儿子,可见好人终究还是会有好报的!”

  沈恒笑道:“我当日跳河时,倒是没想那么多,当然,如今能有这样的结果,我也高兴。就是一应礼仪我和善善通不懂,家里我爹娘兄长们就更不懂了,又不好去问旁人或是我学里的夫子同窗们,不然还当我是特意去炫耀呢,所以只好先来问您老了。”

  叶大掌柜笑道:“你们来问我还真问着了,以前……一年下来,虽次数不多,也总能遇上那么两三次在我们楼里摆酒宴师的,所以我还真知道个七七八八。当弟子的,按古礼得给师父准备六礼,其一芹菜,寓意勤奋好学,业精于勤;其二莲子,莲子心苦,寓意苦心教育;其三红豆,寓意红运高照;其四枣子,寓意早早高中;还有桂圆寓意功德圆满,干瘦肉条则聊表弟子心意。”

  “只之后慢慢儿的大家也没严格遵循古礼了,一般就送师父一些肉条,再就是让家里母亲或是妻子做几双鞋袜奉上也就是了,所以上次叶广拜太太为师时,我们才只送了几条腊肉和几双鞋袜呢,细究起来,可是很失礼的,真的委屈太太了。”

  季善摆手笑道:“您老知道我不在意这些的,再说平日里叶广对我的尊敬,您和太太对我的关照爱护,难道还及不上这些虚礼,非要都弄齐了,才不失礼不委屈呢?不过府台大人不一样,咱们还是得都弄齐了才是,虽然府台大人也说了一切从简,我们却不能真顺着竿子往上爬。”

  叶大掌柜忙道:“是这话,府台大人说一切从简是他的心意,我们该备的都得备齐了,却是我们的心意。好在我才说的这些东西都好准备,哪里都能买到,干瘦肉条店里也多的是,倒是很快就能备齐,不过光这些东西,也实在太简薄了些,太太回去和沈太太瞧着,要不给府台大人赶几双鞋袜?沈相公回头就去打听一下府台大人的尺码吧,再就是打听一下府台大人喜欢喝什么茶,务必要给准备一些,还有府台大人若有旁的雅好,咱们还该给准备一些字画砚台原石之类的才是。”

  沈恒沉吟道:“府台大人听说日子一贯过得清淡,还真未必好打听他老人家有什么喜好的,不过我还是去试一试吧,就是字画原石之类的太不可控了,好的几千上万两都是常事,还是别准备了。”

  季善也道:“是啊,这些东西都是无价的,咱们这点儿家底,就别折腾了,就准备些府台大人爱吃的茶奉上吧。”

  叶大掌柜急道:“沈相公和太太是担心银子周转不过来吗?店里凑巴凑巴,七八百两还是不难的,实在不够了,再想法转借一些便是,府台大人什么好东西没见过,要是咱们送得太次了,府台大人还当沈相公没将他放在眼里呢,那不是白白伤了师徒间的情分吗?沈相公和太太不能只看眼前,得往长远了看才是。”

  沈恒摆手笑道:“正是因为府台大人什么好东西都见过,我们才更没有必要打肿了脸充胖子,我什么出身,家里什么情况,府台大人岂能不知道的?为了能给他老人家送上一份体面些的礼物,便把飘香一年半载的利润都赔上,甚至还得转借,那真是对府台大人尊敬吗,说到底还不是自己虚荣。飘香还不是我的,而是善善和您老的,我就更不能动这个银子了。”

  季善听得连连点头,跟着道:“是啊,若我们真打肿了脸也要充胖子,府台大人没准儿反倒对相公失望,甚至不想收这个入室弟子了。府台大人看重的,是相公的人品才德,而非其他,不然,他老人家只要透出一点风声,不知道多少豪门大户削尖了脑袋,也要送了子侄去拜他为师,那他什么贵重的礼物收不到呢,又何必偏择了相公?”

  叶大掌柜让夫妻两个说得不说话了,片刻才道:“的确是我想左了,府台大人什么都不缺,要紧的是心意,只要心意到了,送的是什么其实反倒是次要的。那以后沈相公加倍的孝敬府台大人,做到真正知冷知热吧,那可比送什么都强。”

  沈恒笑道:“我就是这么想的,以后我加倍孝敬府台大人,事事都‘弟子服其劳’,想在府台大人前头便是了。”

  叶大掌柜“嗯”了一声,“那行,我回头就给沈相公准备六礼,赶坐鞋袜的事就交给太太了,不过得先沈相公去打听清楚了府台大人的尺码和口味,太太和沈太太才好开动,我也好赶着去买茶叶。”

  沈恒道:“我待会儿就去,府台大人跟前儿服侍的川连大哥肯定都知道,等打听到了,我自己去买茶叶吧,就不用再麻烦您老了,已经够给您老添麻烦的了。”

  叶大掌柜忙佯怒道:“沈相公这话什么意思呢,这是拿我当外人不成?”

  季善笑道:“不是拿您当外人,是想着您已经够忙了,买茶叶这样的小事,我们自己去办了也就是了。您不能把我们惯的什么都不会了才是,就跟鸟妈妈一样,若一直将小鸟儿纳在自己的羽翼下,不让它们去学飞,它们岂不是一辈子都飞不起来了?”

  叶大掌柜这才笑了,“我可没惯太太和沈相公,既然你们要自己去买,那就自己去吧,若是银子不够,太太就尽管来店里支啊,这可不只是太太和沈相公的大喜事,也是我们飘香的大喜事,自然店里也该出一份力才是。”

  这话他可没夸张,在沈相公中举之前,说到底飘香的根基都是不稳的,罗小姐已经去了京城,府台大人也指不定什么时候就要高升走人了,到时候若再有人找茬使坏,他们可该靠哪一个去,就靠沈相公区区一个秀才吗?

  但现在不一样了,沈相公马上就是府台大人的入室弟子了,那就算今科因为种种耽搁还中不了,就算府台大人很快真高升走人了,余荫也足够保护他们飘香立得稳稳的,再不用担心了,那飘香的公账于情于理,也该出一份银子才是。

  季善“嗯”了一声,“您不说我也会来支的,比起字画原石,茶叶虽要便宜不少,其实单看也不便宜了,我估摸着一二百两,二三百两还是要的,您先准备着,我回头需要时,就来取啊。”

  待叶大掌柜应了,又与他说了一会儿话,眼见时辰不早,便与沈恒辞了叶大掌柜,离开了飘香。

  等回到家里,吃过午饭后,沈恒便再次出了门,打听罗府台的双脚尺码和爱吃什么茶去了。

  余下沈九林与路氏又是高兴又禁不住有些紧张,午睡自是睡不着了,便与季善在厅里坐了说话儿,“善善,恒儿行拜师礼时,我和你爹要不要跟了一起去呢?我们倒是想去,又怕狗肉上不了正席,回头第一次经历那样的大场面,第一次见府台大人那样的大人物,不定会唬成什么样儿,不是白给恒儿和你丢脸吗?”

  “是啊老四媳妇,若我们不是非要去,就不去了吧?不怕你笑话儿,我光想一想那个场面,都觉得小腿肚子直哆嗦了。”

  季善忙笑道:“爹娘别紧张,府台大人真的很和蔼可亲,一点儿架子都不拿的,回头你们见了就知道了。就是拜师礼到底会在哪里行,怎么行,我如今也不知道,可能我也不会去呢?不过等行完了礼,我们于情于理也该在家里亲手备一桌干净的酒席,宴请府台大人才是,到时候府台大人肯定会轻车简从的来,爹娘便不用紧张了。”

  路氏忙道:“府台大人还要来家里吃饭呢?可家里咱们瞧着倒是够大够好了,就怕府台大人瞧着觉得太寒酸了,要不,还是在外面的大酒楼里宴请府台大人吧,就算要多花一些银子,这个银子却是该花的。”

  季善摆手笑道:“娘别急,府台大人来过家里的,他老人家也与旁的大人官老爷们真的不一样,不计较这些的,总归您就听相公和我安排就是了,我们心里有数的。”

  沈九林插言道:“既然老四媳妇这样说了,孩儿他娘你就别担心了,孩子们都比咱们能干有见识,他们心里有数就够了。”

  路氏这才面色稍缓,道:“行吧,总归我听善善你安排就是了。等忙过了这几日,我们也好家去了,这次耽搁的时间真的够久了,家里和村里大家伙儿还不定急成什么样呢……”

  季善忙打断了她,“爹娘急什么呢,好容易相公才回来了,大家还没厮守几日呢,怎么又急着要走了?若实在怕村里大家伙儿等急了,就让大哥三哥先回去,再雇两个镖局的人一路护送他们便是,那肯定就出不了事儿了,又何必二老也要一起回去呢?我可不会同意的,等相公回来知道了,也不会同意的。”

  路氏笑道:“瞧得老四平安回来了,你们如今都好好儿的,老四还拜了府台大人为师,以后有府台大人关照,我们还有什么可不放心的?留下反倒吵了你们清净,倒不如家去的好,家里也一摊子的事儿呢。”

  季善瞪眼道:“那也不行,反正我和相公说什么也不会让爹娘回去的,我待会儿就给大哥三哥说去,让他们帮着劝一劝爹娘……相公他好容易才回来了,我就不信爹娘舍得的。”

  沈九林无奈道:“我们肯定舍不得,这不是家里一摊子的事儿吗?要不,让你娘留下,我和你大哥三哥先回去?我们爷儿仨留下只会裹乱就算了,你娘留下却可以帮你们做做饭,缝缝补补什么的,你们也好过几日清闲日子。”

  路氏道:“你瞧着这几日,善善什么事儿不是抢着做,惟恐我多做了呢?所以我留下也是裹乱,一样帮不上什么忙。再说家里我也放不下,这次那么大的洪水,家里也不知道怎么样了,不回去亲眼瞧一瞧,我实在不能安心啊。”

  说着看向季善道:“善善,我心里肯定舍不得你和恒儿,但这次恒儿这么大的灾祸都能平安回来,以后肯定也不会再有灾祸了,且有你照顾他,有府台大人护着他,我更是没什么可不放心的了。你就让我们回去吧,这马上就八月了,再过三四个月就过年了,到时候我们一家人又能团聚了,你说是不是?”

  总归好说歹说,就是要回去,毕竟金窝银窝也不如自己的狗窝。

  季善没法,只得先松了口,“且等先忙过了拜师礼再说吧。”,岔开了话题。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旺门佳媳,旺门佳媳最新章节,旺门佳媳 飘天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