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 第一百六九回 新年新气象 敏锐

小说:旺门佳媳 作者:瑾瑜 更新时间:2019-12-30 07:05:47 源网站:飘天文学
  周氏早已是满心的震惊。

  如果她没有看错,方才那位体面的掌柜老爷,应该就是清溪镇上聚丰楼的叶大掌柜吧?当初她去镇上时,曾远远见过他两次,旁人都说那是清溪镇最体面的人,连里长老爷都比不上,所以她记得很清楚,正好他也姓‘叶’,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

  问题是,那样体面的叶大掌柜老爷,方才却那样和气的与她说话,还叫她‘妹子’,最重要的是,他还叫善善‘太太’,对善善既热情又尊敬,——善善已经能干到这个地步了?!

  季善自不知道周氏正想什么,见她怔怔的,还当她是见了生人紧张,忙笑着说了一句:“娘,我们先进去吧。”

  便拉着她,进了飘香的门。

  早有叶广等人听得叶大掌柜的吆喝,争先恐后从后厨或是其他地方跑了出来,瞧得果然是季善回来了,都是满脸止不住的笑。

  叶广先就叫道:“师父,您可算回来了,这一去便是一个多月,您要再不回来,我们都要提不起劲儿了!”

  又笑道:“师父,虽说元宵节早就过完了,到底还没出正月,那便仍是在过年,既是过年,那弟子给您拜年了,师父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其他人闻言,早就深知季善是个宽厚和善的,少不得跟着起哄:“可不是吗,太太,既还在过年,我们可都等着您的红包呢,太太恭喜发财,红包拿来!”

  一时间满店的热闹。

  让季善心里暖烘烘的,团团笑道:“不就是红包吗,放心,都有,还都是大的。我还给你们都带了土仪,还带了我们老家的腊肉腊鱼等,晚间叶广你带两个人去一趟我家里,都搬到店里来,大家分一分,明天中午咱们就吃腊肉腊鱼了,怎么样?”

  众人自是纷纷说“好”,又笑着你一言我一语的给季善道谢,“真是生受太太了,大老远的还想着我们。”

  “上次太太不是说我浑家做的那个糖蒜好吃吗?之后我又让我浑家做了些,这几日正当吃了,明儿就给太太带几罐来啊。”

  “之前太太说的那个酱黄豆我娘也做了,明儿也给太太带来啊……”

  季善便也少不得与众人客气了一回,“只要大家伙儿都尽心尽力,我肯定谁也不会亏待了……多谢肖大嫂想着我,过年日日都大鱼大肉的,委实有些腻了,我正想糖蒜吃呢……黄二你也回去替我多谢黄大娘,请她空了就来店里玩儿啊。”

  还是叶大掌柜眼见又有客人上门了,让众人都散了,众人方笑着各自忙各自的去了。

  叶大掌柜这才坐到季善面前,笑道:“太太就是太好性儿了,总是惯着他们一个个的,弄得但凡太太在,都跟活猴儿似的,半点不稳重。”

  季善“噗嗤”一笑,道:“那他们都是活猴儿,您老成什么了,不成那花果山的美猴王了?咱们店里您威严就够了,总得有一个唱白脸,一个唱红脸的不是?”

  正说着,叶广给季善和周氏杨嫂子各端了一碗今儿现熬的红豆汤来,“师父且先喝点儿红豆汤暖暖胃,待会儿我给您做一个肝腰合炒,您看看我火候拿捏有没有进步啊。”

  季善笑着点点头,先与周氏说了一句:“娘,您尝尝我们店里的红豆汤,特别的好吃。”

  才端起了自己面前那一碗,一边拿勺子慢慢搅着,一边漫不经心的问叶广,“初八那天咱们店里应该至少卖了三十几两银子,光赚就赚了快二十两吧?”

  叶广见问,想也不想便兴奋的道:“岂止三十几两,师父说少了,足足四十三两多,我手颠勺都颠……”

  “咳咳咳……”话没说完,一旁叶大掌柜忽然猛烈的咳嗽起来。

  叶广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自己竟说漏嘴了,脸上的兴奋立时变得讪讪的,看向叶大掌柜笑得比哭还难看的道:“爹,我不是故意的,我哪知道师父会忽然就挖坑给我跳啊,我完全就是下意识的反应,脑子根本还没来得及反应,嘴巴已经先说了……那个呵呵,我去炒菜了啊,您跟我师父慢慢儿聊,慢慢儿聊…”

  话没说完,人已快步进了后厨去。

  余下叶大掌柜简直恨不能立时也跟进后厨去,把那连个话儿都藏不住,闯了祸还立马躲起来,独留自己老父亲一人面对的倒霉儿子狠狠拍上几下,再找了针线,把他的嘴巴给缝起来,看他以后还管不管得住自己的嘴了!

  奈何季善还在眼前,正一脸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一副等他给她一个合理解释,否则肯定要立时发飙的架势。

  叶大掌柜只能先冲季善讪笑道:“太太,那个其实我们一开始真有听您的话,腊月二十九就关了张,各自回家过年去了。可闲了几日后,不止我和叶广在家闲不住,肖大和黄二几个也是一样,去给我拜年时,都问我,一定要等到过了正月十五才开张吗,那也闲得太久了,怕是到了后边儿,浑身反倒要闲出病来了……”

  叶家到底还在叶文的孝期,虽说叶大掌柜夫妇身为尊长,没有为儿子服孝的道理,白发人送黑发人的巨大伤痛,又岂是短短半年时间,便能冲淡的?

  叶广与叶大奶奶母子几个却都该为兄长和夫父服孝,还都是重孝,虽则叶大掌柜考虑到实际情况,没让叶广叔嫂和孙子们都茹素,毕竟叶广日日要掌勺,头一个便绝不可能茹素;叶大奶奶则身体不好,孙子孙女们更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一旦身体垮了,可就什么都没有了。

  那又何必还拘那些个俗礼呢,只要他们心里一直记着叶文,只要他们都好好儿的,就算不为他服丧,想来叶文在九泉之下,也不会怪他们这些亲人的。

  只是话虽如此,平日里一家人还能如常度日,一到该阖家团圆的年节下,又怎能不加倍思念叶文,加倍为他的英年早逝而可惜难过的。

  家里的气氛自然也因此无形中便低沉了下来,更别提去逛什么庙会,看什么百戏,或是走亲戚看灯会之类的了。

  叶大掌柜与叶广在家里闲了几日,只觉时间怎么过得那么慢,明明都觉得已过了好久好久了,结果竟然才大年初三?!

  便都有些闲不住了。

  适逢店里几个伙计和帮厨到叶大掌柜家里拜年,一问之下,竟都与叶大掌柜和叶广差不多的想法,都觉得时间也太难熬了,还不如平日在店里忙活儿,虽累些,却一眨眼的功夫,便已中午了,又一眨眼的功夫,便已天黑了,多好打发时间啊!

  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几个伙计与帮厨都是家里日子很不好过那种,就算季善早有言在先,过年放假期间,也照样给他们发工钱,平日里店里卖不完的肉菜却都会分一些给他们拿回家去,几乎一家子都凑合够吃了,放假期间肉菜却都要自己买,反倒家里还没平日吃得好,谁能不盼着店里尽快开张呢?

  于是都纷纷游说叶大掌柜,要不就初六,不然最迟初八开张得了,“我瞧街上好些馆子三十初一都开着呢,瞧着生意也很是不错的样子,咱们难道就干看着他们赚银子不成?我敢说只要咱们开张,生意铁定比他们都好!”

  “可不是吗,醉仙楼聚丰楼人家生意都做那么大了,也是全年三百六十五日不打烊的,咱们飘香才到哪儿呢,我觉着更该一年三百六十六日都不打烊了。”

  “不然掌柜的,我们真初六,最迟初八开张吧?虽说太太回去前发了话,必须得过了正月十五才开张,可如今太太不是没在府城吗,等她回来后,只要咱们都不说,都一口咬定就是过了正月十五才开的张,太太自然也就不知道了。”

  说得本就有几分意动,打算提前开张的叶大掌柜越发的动心了。

  偏到了晚间,送走伙计帮厨们后,叶太太竟也劝叶大掌柜提前开张,“咱们能有如今的安稳日子过,都是靠的太太,你看这房子,明明本钱都还没还清,该先还本钱的,咱们也不是就没地儿住了,好歹也有地儿能安身;太太却为了我们能住得舒坦些,为了孩子们不被周围的环境潜移默化带坏了,背着咱们便花那么多银子,先替我们租好了房子,立等着我们搬家。这样好的东家,可上哪儿找去?”

  “就更不必说她还毫不藏私的教广儿厨艺,平日里待我和老大媳妇也是客气得了。咱们也就只能加倍努力的把飘香做好,加倍努力的为太太赚更多银子,才能报答她的恩情一二分了。你自己算吧,早开张一日,便是十来两银子的赚头,那七八日,可就是七八十两,离还清本钱,又近一步了,也不过就是大家伙儿稍微累些而已,但只要能赚银子,能过上更好的日子,我相信大家伙儿就是再累,心里也是高兴的!”

  又让叶大掌柜不要担心家里,说家里还有她和叶大奶奶呢,会照顾好孩子们的,让他和叶广只管忙他们的正事儿去。

  这下叶大掌柜还有什么可犹豫的?

  与叶广简单商量了一番,又看了黄历,发现初八日子比初六更好,遂定了初八开张,果然开张后生意比他们预期的还要好,光初八到正月十五那几日,便净赚了上百两银子,大家心里有多高兴,浑身干劲儿有多足,自是不消多说。

  叶大掌柜也知道,店里提前开张终究瞒不住季善的,毕竟那么多同行那么多客人,总会有说漏嘴的,他也不可能一一都叮嘱到,一一都管好所有人的嘴。

  却也万万没想到,季善这才到店里短短一刻钟,便已自叶广那个傻子嘴里,诈出了大家伙儿的“秘密”,——真是越来越想揍那个孽子一顿了呢!

  季善仍是双手抱胸,一脸的似笑非笑,“那我方才问您,别不是忘了我的话,大过年的也开门做生意?您张口就是‘怎么敢忘记,正月十六才开的张’,那一脸的镇定自然,真是差点儿就把我给瞒过了呢!那我要是没诈出叶广的话来,您打算瞒我多久啊,一直瞒到瞒不下去时为止?”

  叶大掌柜呵呵干笑,“没打算一直瞒着太太的,想着等过两日太太没那么忙了,再与太太细说,谁知道太太这么火眼金睛,根本什么都瞒不过呢?”

  顿了顿,“太太别生气了,我们真不累,您想吧,又没有亲戚要走,也没有亲戚登门拜年,日日都在家里大眼瞪小眼的,还不如早点儿开张,多赚些银子呢。那几日闲着时,我是浑身这儿也疼,那也不爽的,不信您问叶广,每日都要他给我敲打一阵身体,才能觉得好受些;反倒一忙起来后,浑身都不疼了,饭也吃得更香,觉也睡得更好了,可见我天生就是个闲不住的命,太太就别跟我一般见识了吧?”

  季善叹了一口气,“我不是在生您老的气,是不愿您老和大家伙儿大过年的也这般辛苦,本来平日里就够辛苦的了,想着好容易过年,总能好生歇息几日,好生陪陪家人了,谁知道你们偏又……罢了,都已经过去了,我如今说再多也是于事无补了。那这个月算工钱时,从初八到十五那几日的,所有人都按三倍的工钱来算吧。您老和叶广也是一样,您可别又把自己和叶广的给算漏了,就没见过您这样干活儿时惟恐比别人干得少,拿钱时却惟恐比别人拿得多的,要是全天下的人都像您一样,当老板东家的,可都要高兴死了!”

  叶大掌柜笑起来,“我可没太太说得这么无私,三倍工钱呢,傻子才不要,我今晚就给大家伙儿算这个月的工钱。啧,又可以多拿钱了,真是太高兴了!”

  说得季善也笑起来,“您做这副财迷的样子给谁看呢,当我会信?算了,我也不多啰嗦了,省得您耳朵没听起茧子,我嘴巴先说起茧子了。”

  看向杨嫂子,“杨嫂子,劳您带了我娘去后厨瞧瞧,您熟悉些,正好给她分说一下后厨的情况,只先不要告诉大家伙儿这是我娘。等忙完了这阵儿,咱们就吃午饭啊。”

  待杨嫂子笑嘻嘻的应了,带了周氏去后厨后,方正色问叶大掌柜:“您老才已见过我娘了,只怕不用我说,也该瞧得出她是个什么性子了吧?”

  叶大掌柜阅人无数,当然早瞧出了周氏是个胆小卑弱的,含蓄道:“多少妇人一辈子都窝在生长的那巴掌大的地方里,去过最远的地方,只怕就是当地的镇上了,也不怪到了陌生的地方,见了生人都会紧张害怕,这也是人之常情,时间长了,接触的人多了,自然也就慢慢儿好了,太太很不必着急。”

  季善摆手道:“我急倒是不急,已经过了最糟糕的时候,如今再糟也糟不过之前了。您不知道,我娘性子到底有多软,当真是被她那无情无耻的前夫和前婆婆欺负了半辈子,这次更是差点儿连命都没了,也就是我回了老家去过年,她亲生的女儿偷偷跑去找到了我,我立马带人赶了去,她才侥幸捡回了一条命来……”

  就把过年期间发生在周氏身上的一切,大略与叶大掌柜说了说,末了道:“所以我才特地带了她来府城,来飘香呢,就是想着一来飘香事多,一忙起来,她就顾不得胡思乱想了;二来店里每日客人那么多,人流量那么大,且千人千面,不同的人肯定性子和处事风格也不同,她接触得多,想来胆子也会慢慢变大,人也会变得开朗利索起来。她其实心里有主意的,只不过被压迫得太久,成了如今这个样子而已,但只要给她机会给她空间,我相信她肯定会所有成长的。”

  顿了顿,“我当然能养她一辈子,让她衣食无忧,安度余生,可天有不测风云,以后的事,谁能说得准呢?万一有朝一日,我连自己都养不起了,她却已被我养得连如今且不如,成了一株真正的菟丝花,可该如何是好?届时我便再后悔,也已是于事无补了,所以宁愿如今狠心些,让她学会靠自己的双手养活自己,最重要的是,能让她立起来。那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事,至少,我不用担心她会再轻易被人欺负了去,也不用担心她会被饿死,便自己有个什么好歹,也能安心些了。”

  叶大掌柜等她说完,忙嗔怪道:“还没出正月呢,太太混说什么,您和沈相公都是好人,老天爷一定会让他们好人有好报的;纵真不幸遇上什么坎儿了,也定能遇难成祥,逢凶化吉的,以后可万不能再说这样的话!”

  立逼着季善保证了以后再不说这样的话后,脸上方重新有了笑影,道:“不过太太的话也有道理,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的确得让令堂自己立起来,她后半辈子才真正能有保障。这年头靠山山倒,靠人人倒,只有靠自己,才是最好的。”

  季善忙点头,“正是这话,所以后边儿少不得要给您老添麻烦了。当然,我没有要您对她如何优待,如何特殊照顾的意思,要是您处处优待她,大家伙儿也处处护着她,让她压根儿没机会面临真正的风雨,她就算进了飘香,一样成长不起来,一样是徒劳的。您只管待她和所有人都一视同仁,做得好了有奖,做了不好了,该罚就罚,该骂就骂便是;至于对店里其他人,您也只说她是我娘家亲戚,别说是我娘,自然大家伙儿也就不会刻意照顾她了,您觉着怎么样?”

  飘香生意越来越好,叶大掌柜本来就计划这阵子要再招至少两个帮工的,但他想招的是一上工就能上手,里里外外都能立时进入状态的,周氏显然不符合这样的条件。

  可难得季善开口,叶大掌柜当然不能让她失望,且不说季善对他们全家都有大恩了,就算没有这一节,季善也是飘香的老板,难道连添个人的主都做不得了?

  至多他让大家伙儿一开始都耐心些,多带带周氏也就是了,只要她真只是胆小软弱,而非糊涂蠢笨,就不信带不出来了!

  叶大掌柜遂很干脆就应了季善,“什么麻烦不麻烦的,太太说这话就真是太见外了,何况店里本来也计划要招人,如今现成就有人了,还替我省了不少事儿呢。就是……店里大家伙儿都是日日从早忙到晚,也不知道令堂吃不吃得下那个苦?”

  季善摆手笑道:“她以前才真是苦,日日从早到晚累死累活,还时常吃不穿穿不暖,所以这一点您完全不必担心,不信待会儿您问她,她肯定也会这么说的。那打明儿起,她就开始来上工吧?您不知道她心里慌得很,说日日见我和相公开销那么大,她若能挣钱了,好歹也能替我们俭省一点,今儿一起床就催我呢。”

  叶大掌柜瞧着周氏也不是那等好吃懒做爱生事的人,闻言点头笑道:“那就明儿一早来吧,我让段三嫂先带她几日,把后堂熟悉了,凡事也能搭把手了,再慢慢儿往前头来。至于工钱,一开始也按段三嫂的每月八百文来,太太觉着怎么样?”

  季善笑道:“您看着安排便是,您才是掌柜,当然大小事情都您说了算啊,我呀,只管按月收银子便是了。”

  叶大掌柜笑道:“太太放心,等最迟下个月底,咱们还清罗小姐的本钱后,以后您每月到账的银子只会越来越多。”

  季善嗔道:“我本来计划三月底能还清罗小姐的银子便是好的,谁知道您老太能干,直接二月底就能还清了,我都不知道是该高兴您太能赚,还是该生气,您明明答应得我好好儿的,却说话不算话了。”

  “太太不是才说过去了的事,就不再说了吗?”叶大掌柜讪笑。

  季善呵呵,“就许您做,不许我说啊?好吧,我再不说了便是。对了,我有一个想法,回头给咱们店里所有人,都定做统一的衣裳吧,做好了所有人都穿得齐齐整整的,自己瞧着也利索,客人瞧着也高兴,您觉着怎么样?”

  叶大掌柜沉吟道:“其实醉仙楼和……聚丰楼等几家大些的酒楼都是有统一衣裳的,瞧着当然更整齐顺眼。只是如此一来,一月怕是又得增加好几两的开销了,毕竟饭馆的衣裳损耗极大,且必须尽可能保持干净,那一个人至少每季都必须有两到三身换洗的,平摊下来,也是不可细算。咱们如今店小利薄,不如等以后扩大店面后,再统一也不迟。”

  季善摆手笑道:“没事儿,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这些都是小钱儿了,很容易就能回来的。您做客人时,难道不喜欢选干净整洁的饭馆吃饭,反而选那些乱七八糟的地方呢?”

  叶大掌柜笑道:“这倒也是,我只一味想着省钱了,就没想到投入得更多,回报也极有可能更大,那我回头就亲自去办这事儿,太太只管放心。”

  季善点点头,“也不必急于一时,咱们凡事都慢慢儿来,事缓则圆嘛。对了,还有一件事要告诉您老,我这次回去,带了不少辣椒种子给老家的亲人和族人们,打算今年让他们都试种一下辣椒,等六七月里收获了,再让我相公的哥哥们统一运到府城来店里备用。如此便既能保证我们以后有源源不断的辣椒用,又能造福族人们了,可谓一举两得,您觉着怎么样?”

  叶大掌柜听得拊掌道:“太太这个法子好啊,既让沈相公在族人中名声更好,声望更高,将来不至于拖沈相公的后腿,又保证了我们店里最主要的佐料不会断货,——横竖我们也一直要买干辣椒的,买谁的不是买呢?买沈相公族人们的,大家都知根知底,还更不敢掺假呢。还当太太此番只是回去过年,与亲人们团聚的,不想却是过年团聚与办正事两不误!”

  季善失笑,“您再夸我可要不好意思了啊,不过就是凑巧想到了而已。有客人叫结账了,您还是快去忙您的吧,我也得去后厨瞧瞧叶广这阵子厨艺有没有进步了。”

  叶大掌柜瞧得果然有客人叫结账了,遂冲季善点点头,“那太太去后厨瞧瞧吧,我且忙去了。”

  起身忙自己的去了。

  季善方也起了身,笑着去了后厨。

  就见叶广正熟练的颠勺,瞧着比过年前又从容了不少,其他人也是各司其职,忙而不乱。

  不由抿嘴而笑,新年新气象,今年飘香一定能比去年处处都更好!

  等客人都送走了,忙过了午间用餐高峰期,飘香上下十来口子人,才团团坐了,用起午餐来。

  季善少不得敬了叶大掌柜和大家一回酒,又受了大家一轮敬酒,一顿饭吃得是上下尽欢,到散席时,都交申时了。

  季善惦记着沈恒,自己也有些累了,便辞了叶大掌柜,又与叶广说好,晚间空了就跑一趟她家里,拿带给大家的腊肉土仪后,便带着周氏与杨嫂子离了飘香,叫了马车,径自回了家里去。

  沈恒却还没回来,孟竞与杨大主仆也没回来,季善吐了一口气,笑道:“看来他们今儿自有饭吃,不用我们操心了。”

  杨嫂子闻言,也笑道:“给那么多家人送礼去呢,总有人要留饭吧?那晚间咱们简单熬点儿百合莲子粥,搭两个小菜儿就够了,沈娘子您就不用操心了,只管和周婶子回房说话歇息去,晚饭就交给我了。”

  季善不由失笑,“这才刚吃了午饭呢,又在说晚饭了,还真是民以食为天,那我们母女就不与杨嫂子客气了啊,实在你熬的百合莲子粥是一绝,我们母女通不及你。”

  当下又闲话了几句,杨嫂子便往厨房泡莲子去了,季善方带着周氏,回了自己屋里,与周氏道:“娘,我已经与叶大掌柜说好,您明儿一早就可以去上工了,一开始每月工钱八百文。只是我只告诉了叶大掌柜您是我娘,并让叶大掌柜对其他人说,您是我娘家亲戚,省得回头大家对您额外照顾,所以一开始您会很辛苦,得等您上手了,熟练了,可能才会稍微好些,没问题吧?”

  周氏向来很少主动开口说话的,今儿更是尤其沉默。

  这会儿听季善问她了,方开口道:“辛苦怕什么,再辛苦能有日日都累死累活,还要被打被骂辛苦呢?善善你放心,我肯定受得住,也肯定会做好的。只是……叶大掌柜叫你‘太太’,其他人也都这样叫你,那饭馆其实,不是你朋友开的,就是你开的吧?”

  季善本就没想过要瞒周氏这一点,且也瞒不住的,遂点头道:“对,是我开的,更确切的说,是我和叶大掌柜合伙儿开的,我出本钱和菜谱,他们父子负责经营管理。所以之前我让您别担心我们开销大呢,日日都有进账,我们的日子只会越来越好,您这下总可以安心了吧?”

  周氏抿了抿唇,又道:“可那么大个饭馆,帮工的人也好几个,你还说本钱是你出的,你哪来那么多银子呢?是……姑爷给你的么?”

  季善不知道周氏为什么要问这些,不过乍然知道了那么多,有诸多疑问想要问清楚也是人之常情。

  是以她立时已回答起周氏来,“我相公就一个秀才而已,家里也只寻常农户,哪来那么多银子给我?是我去年机缘巧合结识了府台大人家的千金,一来二去成了好朋友,知道我要开饭馆,所以借给我的本钱。她后日就要来家里了,是个极好性儿极可爱之人,半点千金小姐的架子都没有,娘到时候若是有机会见上一面,便知道我说的是真的还是假的了。”

  “府台大人家的千金?”周氏已是目瞪口呆,“那得多尊贵的人儿啊,肯定天上的仙女也就那样了吧?善善你、你竟能跟她成为好朋友,你这也太、太能干了!”

  季善失笑,“这算什么能干的,不过就是刚好跟罗小姐投了缘罢了,也是老天爷保佑,若不是有她庇护我们饭馆,我们饭馆哪能这么快便站稳脚跟,还日日都有的银子赚?”

  周氏道:“既然饭馆是善善你的,那我不要工钱了,只日日去做活儿就是了,你和姑爷已经供我吃穿供我住了,我不过就做点杂活儿而已,旁的也不会做,还要拿工钱,还拿那么多,一月就是八百文,几个月下来,就够买一亩好田地了,那我成什么人了?让人知道了,唾沫星子都得淹死我了……”

  季善不等她说完,已忙道:“娘怎么能不要工钱呢,您付出了劳动,那就理当得到回报。八百文也不多,这里是府城,不是清溪那样的小地方,本来什么都贵,人工也比清溪贵,您就说在清溪吃碗面吧,五文足够了,在府城怎么也得七八文。所以八百文真的不高,您只管安心收着便是,那是您应得的,您不是还要存银子,将来接了莲花和虎头也来府城瞧瞧吗?”

  周氏却仍道:“那我也不能拿,难道我日日吃你们的住你们的穿你们的,就不要钱的?还有之前你替我治病,还给有村儿里人买瓜子花生和给莲花的钱,若你非要我拿工钱,我也得先把那些钱都还上了,再拿也不迟。”

  季善扶额,“您怎么这么固执呢?您也看见了,那么大个饭馆,我一日怎么也有几两银子的进账,给自己的娘贴一些怎么了,难道不该吗,何况也不是白给您,您是要付出劳动的啊!您要再跟我推辞下去,我就不让您去做工,就日日在家里养着了啊!”

  周氏哪里是个闲得住的,闻言忙摆手,“好好好,我不跟善善你再推辞了就是,你可千万别让我日日待家里闲着,那也太难熬了。”

  季善这才笑了,“就没见过您这样巴不得日日忙活,惟恐闲着的人。您也是这样,叶大掌柜和店里其他人也是这样,我都不知道自己该不该高兴了。”

  周氏却是又道:“善善,饭馆里那些多新花样的菜,都是你想的吗?叶小掌柜还叫你‘师父’,我之前在后厨时,还听他们说,你不但会做菜,还会认字写字,会算账……可这些你以前都是不会的,怎么会忽然就、就都会了呢?”

  季善心里猛地一“咯噔”。

  还真是应了那句话“知女莫若母”呢,哪怕原主不是周氏亲生的,到底养了她那么多年,母女朝夕相处,相依为命了那么多年,果然这么快就发现了异样。

  她抿了抿唇,才笑道:“我过门后,我相公教我学认了不少字,只要识了字,账自然也就会看,旁的也是一通百通了。所以,娘瞧着才像是我忽然什么都会了,但其实不是忽然会的,我可都学了一年多了,且一直还在不停的学习进步呢,您瞧着自然变化大,不信过阵子您再回头瞧您自己,一样会觉得变化大的。”

  “是吗?”周氏轻轻应了一句,“你说的倒也是,能认字的人本来都学什么都比旁人更快。”

  可字能学,账能学,甚至手艺也能学,天生的性子却是学不了,一个人的气度也是学不了的,——所以,这些日子她那些隐隐的怀疑,原来并不是她在胡思乱想,而是真的她的女儿已经换了一个芯子,眼前的人,虽仍瞧着是她的女儿,却其实早已不是了吗?!

  季善见周氏脸色忽然白得吓人,整个人也是精神恍惚,心里也该明白的,都霎时明白了。

  看来周氏已经想通了一切,想通了她真正的女儿……早已不在了,所以才会忽然这般难过,几乎快要站不稳的。

  季善心里也颇不是滋味儿。

  不管怎么说,的确是她占了原主的身体;原主也是真的可怜,年纪轻轻就死于非命不说,还一直到今日,才终于有人知道她早已不在,终于有人为她难过了。

  见周氏眼圈越发红了,人也抖得越发厉害,却还死死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季善心里越发难受了,因上前一步,想要扶周氏一把。

  却被周氏甩开了手,身子也偏到了一边去。

  季善估摸着她这会儿不想见到她,暗叹一口气,索性抬脚往外走去,周氏这会儿情绪激动而复杂,且让她一个人静一静吧……

  却是才走出没两步,已让周氏拉住了手,低声哽咽道:“是当初她被逼着要给镇上的王员外做妾,所以上了吊那次……之后的事吗?我是说怎么醒来后,就好像有哪儿不一样了,可我又说不上来,之后见你还敢那样骂他们,我心里就更觉得怪了……都是我对不起她,没有护好她,没有让她过过一天好日子……她走时,肯定很怨我吧?”

  季善不防周氏竟敏锐至厮,心里就越发替她可惜不平了,要不是落到了季大山与季婆子母子手里,她这辈子不说活得多好,活成路氏那样,应该还是不难的。

  片刻才道:“她没有怨过娘,每次想到娘,知道娘日子不好过,我心里就特别的难受,特别的着急,我知道那都是她在难受在着急,若是她怨着娘,又怎么会如此?所以娘尽管放心,我会替她孝敬您一辈子,让您余生都丰衣足食,老有所依的!”

  “我没有在替自己担心。”周氏含泪苦笑,“我只是心痛她,觉得对不起她……不怪你半点不怕季大山和季婆子,半点光不肯让他们沾,你与她压根儿就不是一类人。想来,也是老天爷特意安排的,让你来为她出气,为她活出另一番模样儿来吧?”

  顿了顿,不待季善说话,已又道:“已经说好明儿就去上工,本不该再改的,可我明儿想去一趟庙里……能后日再去上工吗?”

  ------题外话------

  好像月票在翻倍,一张抵两张?那大家更不能浪费了啊,尽管向我砸过来吧,么么哒,o(* ̄︶ ̄*)o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旺门佳媳,旺门佳媳最新章节,旺门佳媳 飘天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