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 第一百五八回 有人欢喜有人愁

小说:旺门佳媳 作者:瑾瑜 更新时间:2019-12-20 07:11:38 源网站:飘天文学
  季善如蒙大赦,三步并作两步出了自家的大门,一眼就看到了一袭鸦青色大氅,正与沈恒说话儿的孟竞。

  忙笑着迎上去,屈膝给孟竞拜起年来,“孟二哥新年好,祝孟二哥新春大吉,万事遂心。”

  孟竞余光早注意到季善出来了,双眼上下一溜,飞快打量了她一遍,见她面色红润,神采奕奕,知道她已自之前赶路的疲乏劳累中缓了过来,方心下一松,笑道:“嫂夫人新年好,也祝你新春大吉,万事遂心。”

  一旁沈恒随即笑道:“彦长兄,我们别在门口吹冷风了,且屋里去坐着,吃着茶烤着火,再慢慢说话儿也不迟。彦长兄,请!”

  孟竞笑着点点头,“好啊。”

  又吩咐一旁的杨嫂子夫妇俩,“不是说要来给沈相公和沈娘子拜年么,怎么见了人,反倒不说话儿了?”

  一旁杨大与杨嫂子便笑着上前,给沈恒季善行起礼来:“给沈相公沈娘子拜年了,祝沈相公沈娘子新春大吉,一整年都开心顺利。”

  季善忙一把搀了杨嫂子起来,嗔道:“不过才几日不见,杨嫂子就与我生分了不成?不是说了让你和杨大哥今儿把孩子们一块儿带来吗,怎么就只你们两人跟孟二哥来了呢?”

  杨嫂子笑道:“哪才几日不见,分明就已两年不见了。可就算是十年不见,我也不会与沈娘子生分的,要是生分,也不会沈相公一叫就来,连客气都不客气一下了,至于孩子们,今儿却是随他们爷爷走亲戚去了,也只好下次有机会时,再让他们拜见沈相公和沈娘子了。”

  季善这才笑了,“杨大哥杨嫂子就是要一喊就来,才不枉我们这些日子的情分呢,不然我可就得亲自去孟二哥家请你们了。快随我屋里去坐,暖和暖和……相公,杨嫂子我就先带走了,孟二哥和杨大哥就由你照应了啊。”

  待沈恒笑着应了‘放心’,方带着杨嫂子进了门,去了堂屋旁的偏屋落座。

  众人见了,少不得要问季善杨嫂子是谁,待听季善说了:“这是镇上孟夫子家的杨嫂子,我们在府城住在一起,很是投缘。”后,便都知道是孟家的下人了。

  倒还不至于因此就看杨嫂子不起,毕竟都是乡下人,并没有多少阶级尊卑观念,何况不看僧面还得看佛面,既是季善的客人,她们总要给季善几分面子。

  只到底跟杨嫂子不熟,打过招呼后,便不知道该说什么了,遂又各自继续聊起各自的话题来。

  杨嫂子却也不以为意,笑着与季善道:“沈娘子且忙您自个儿的去吧,今儿这么多客人,您肯定有的忙,就不用管我了,我在这里吃茶烤火也是一样,等回头您忙完了,我们再说话儿也不迟的。”

  季善一边招呼她吃瓜子花生,一边笑道:“我该忙的都忙完了,这会儿还真没旁的事儿了,何况我娘和嫂子们都是能干利索人儿,便没有我帮忙,她们也游刃有余。我等会儿给杨嫂子介绍我娘啊,她听我说了你和杨大哥在府城时对我们夫妇的处处照应帮衬,感激得不得了,已经说过好几次定要当面儿谢你呢!”

  杨嫂子忙摆手道:“沈太太也太客气了,明明就是沈娘子和沈相公一直在照应帮衬我们,尤其是您,有任何好事儿都不会忘了我,让我们家这个年比以往都过得好,该我当面儿谢沈太太才是,如何能让沈太太谢我,我可万万当不起,万万当不起。”

  季善笑道:“当不当得起,杨嫂子说了可不算,我们说了才算呢。你也别紧张,就当认识一下我娘也就是了,她是个极好性儿之人,你待会儿见了就知道了。”

  杨嫂子闻言,这才笑了,“那是该当面儿给沈太太拜个年才是。”

  顿了顿,“还是沈娘子家里好啊,人来人往,热热闹闹的,这才是过年该有的样子呢,不像我们家,冷冷清清的,一点过年的气氛都没有。”

  季善听得有些不解,“孟二哥家上下也有十几口子人,怎么会冷冷清清?”

  三十晚上镇上各家的烟花都放了半宿,映得半边天都是红的,镇上人也比乡间大家都是四散而居多多了,理当更热闹才是啊,莫不是,因为孟家今年少了几个人?

  杨嫂子已小声道:“沈娘子也不是外人,我也没什么可瞒您的。这不是太太和二小姐今年都不在家,连同我婆婆也不在,家里少了几个人,本来就要冷清些吗?偏二少爷之前还在信上与老爷说得好好儿的,这次回来便定亲,老爷也替他相看好了县里宋举人家的三小姐,只等二少爷回来,彼此相看过了,便过庚帖。谁知道回家后老爷一说这事儿,二少爷却反悔了,说暂时又不想考虑成亲的事儿了,只想安心念书,准备秋闱,等秋闱过了,再考虑也不迟。”

  “老爷都跟宋举人说得差不多了,又自来最重承诺的,岂能不气?二十九晚上便骂了二少爷一顿,第二日大年三十儿又骂了一顿,家里谁还高兴得起来?年夜饭都没怎么动,岁也没有守。偏我们大姑爷家的老太太又病着,我们大姑奶奶要侍疾,昨儿也没回来,只打发人送了拜年礼回来……家里连日有多冷清,沈娘子想吧。”

  季善这才明白过来,道:“不怪方才我见孟二哥气色有些不好,还当是过年累着了,倒不想……,不过孟二哥为什么忽然又不想考虑成亲的事儿了?我记得之前听我相公说过,指不定这次回家过年,就能喝到孟二哥的喜酒了啊。难道孟二哥是打算中了举人后,双方都更体面风光?”

  杨嫂子小声道:“老爷也是这么问二少爷的,还说本来也没让他现在就成亲,只是定亲而已,等他秋闱完了,出了结果,再择吉日成亲也不迟。又说那宋举人家家风极好,几个儿子都成器,宋三小姐也自有贤名,若不是二少爷去年中了秀才,还高攀不上这门亲事,要是过了这个村,可就再没这个店了。可惜二少爷还是不同意定亲,只说他心里自有主张,等秋闱过了,一定给老爷一个交代……也不知二少爷怎么想的。”

  连身为孟家人的杨嫂子都不知道孟竞怎么想的了,季善一个外人,自然更不可能知道了。

  只得笑道:“孟二哥一看就是有大志向的,可能如今的确没有娶亲的心思,一心都在学业上吧?总归也等不了多久了,且男人家跟女孩儿不一样,早两年迟两年成亲并无太大差别,夫子想来气过之后,也就由他去了。”

  孟竞跟沈恒可不一样,好歹出身家底都要高出一截,自然在婚嫁市场,也比沈恒更有挑拣的余地,如今他只是秀才,便已能娶到举人的女儿了,那要是他中了举人,岂不就能娶到进士的女儿,或是府城大户人家的小姐了?

  再是一个大男人理当自力更生呢,有背靠大树的机会,有给自己找一个得力岳家的机会,又干嘛非要跟自己过不去,不过就是多等一年的时间而已,孟竞多的都等过来了,最后一点时间自然也等得起。

  杨嫂子叹道:“二少爷自来便有主见,老爷好说歹说都不听后,可不只能由他去了?我们家又不兴打孩子,又是二少爷一辈子的大事儿,老爷总不能牛不喝水强摁头,弄得回头万一成了一对儿怨偶……嗐,瞧我,一说起来就没个完了,不是白白耽误沈娘子正事儿呢,您快忙您的去吧,我吃会儿茶就是了。”

  季善忙笑道:“我真没事儿要忙的,也是杨嫂子不拿我当外人,才会与我说这些……”

  正说着,就瞧得路氏进来了,忙打住了,飞快与杨嫂子说了一句:“我娘来了。”后,起身叫起路氏来,“娘,这里。”

  路氏便循声走了过来,一眼就看到了也已起身站在季善身边的杨嫂子,忙笑道:“这位便是杨嫂子了吧?真是欢迎欢迎。我听我们家善善说了好多您在府城时对她的照应帮衬,尤其是我们家老四去省城那段时间,全靠有您给她作伴,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感激您才好了。”

  杨嫂子忙给路氏行礼:“给沈太太拜年了,祝您新春大吉,多福多寿。您太客气了,分明就是沈娘子对我们夫妇诸多照应帮衬,该道谢的人是我们才对,您再这般客气,我都要羞得恨不能钻进地缝里了。”

  路氏笑道:“横竖都是出门在外,肯定是没法儿跟家里比的,也只能互相照应,互相帮衬了。我还有事儿,就先去忙了,您和我们家善善继续聊着吧,待会儿吃过了饭,我再好好陪您。”

  又客气了几句‘招呼不周,千万不要见怪’之类的话儿,才忙自己的去了。

  余下季善又与杨嫂子闲话了一会儿,夸了一回季善的火锅,“大年三十儿晚上我做了端上桌后,虽老爷少爷们都因心情不好,没吃太多,但其他菜直接就没动过,比起来沈娘子的火锅一样是最受欢迎的,这几日家里的人一定都吃得很高兴吧?”

  便到午饭开席的时间了。

  季善遂暂别了杨嫂子,去帮忙上菜加招呼客人们入座去了。

  不用说季善的火锅又赢得了满堂彩,人人都在尝过之后,再也停不下来。

  只可惜太少了些,人人都没能吃尽兴,厚着脸皮问了路氏和季善还有没有,得到否定的答案,下次吃可能得今年过年去后,也只能遗憾的作罢,意兴阑珊的吃起其他菜来。

  一时散了席,把杯盘碗碟都撤了,桌子也擦了,地也扫了后,季善便招呼起杨嫂子打叶子牌来,“一年忙到头,今儿正好歇歇,杨嫂子可千万不能推辞,我可人都给你找好了。”

  奈何杨嫂子却不过季善的盛情,才刚坐下,沈恒便找了来,“彦长兄说他要家去了,让杨嫂子只管留下来,晚间吃了饭,再回去也不迟。”

  话虽如此,杨嫂子却怎么可能再留下,放哪儿也没有主子先回去了,下人却留下自己玩乐的道理。

  只得忙忙起身,与季善辞了行,又去辞了路氏,感谢了路氏和沈家今日的款待后,随孟竞和杨大回了镇上去。

  季善待主仆三人的背影彻底看不见后,才与一旁沈恒道:“孟二哥这也太着急了,我还以为,他们怎么也得吃了晚饭再回去呢。”

  沈恒道:“我原本也这样以为的,可惜怎么留彦长兄都留不住,说是放心不下家里,放下不下夫子的身体,我问他可是夫子身子不适,他又说不是,看来明儿得去瞧瞧才是。”

  季善压低了声音,“我倒是大概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儿。”

  就把杨嫂子之前与她说的话大略说了说,“可能父子两个还在怄气,夫子又到底上了年纪的人,孟二哥终究还是不能放心,这才忙忙要赶回去吧?”

  沈恒这才恍然大悟,“我是说怎么彦长兄今儿一直都心不在焉的,原来是这样。不过他之前明明都说了自己过年回家多半要定亲了,我瞧他的样子,也挺盼着定亲、成亲的,怎么事到临头,却又不愿了呢,莫不是那宋三小姐有什么隐疾,或是有旁的不为人知的理由?”

  季善白他一眼,“这关人宋三小姐什么事儿,分明就是孟二哥自己不愿意啊,指不定,他是想着等自己中了举人后,挑选的余地更大呢?总归这是他们家的家务事,咱们也管不着,孟二哥若是不提,你就当不知道吧,明儿见了夫子,若夫子不提,也最好什么都别说。”

  沈恒笑道:“我知道,明儿我就是去给夫子拜年的,旁的都不知道。好了,门口风大,我们先进去吧。”

  “嗯。”季善点点头,夫妻两个联袂进了门。

  第二日一早,沈恒便收拾一番,去了镇上给孟夫子拜年。

  季善则与路氏婆媳母女几个一道,在家闲话了一回,瞧得快交午时时,一家人说说笑笑的去了后边儿沈三叔家吃饭,把前两日在沈大伯家和自家的热闹,又在沈三叔家上演了一回。

  沈恒却直到半下午才回来,还喝得两颊红红的。

  季善与路氏见他走路都打飘,惟恐他酒后又吹一路的风,对身体不好,忙扶着他回了家里去安顿。

  好在洗了把热水脸,又喝了一杯浓浓的茶下去后,沈恒也就缓了过来。

  季善这才嗔他,“明知道自己酒量有限,干嘛又喝这么多,还这么冷的天儿,也不怕路上吹了风,酒意上头,就倒在路边,等人发现时,黄花菜都凉透了呢?孟二哥好歹也该让杨大哥送送你啊,横竖来回也就半个多时辰的事儿。”

  沈恒见她恼了,忙讪笑着叫起苦来,“我也不想喝,这不是夫子和彦长兄都非要拉了我喝吗?夫子一个劲儿的与我抱怨,以前孩子小时,没觉得有这么多烦心事儿啊,怎么大了后,反倒更让父母操心了?一开始还与我一杯一杯的喝,后来便我才喝一杯,他已喝了三杯,弄得没一会儿就醉倒了,让人扶回屋里睡去了,就这样,还没忘了让我帮忙劝劝彦长兄。”

  好吧,好歹是自己的夫子,他也是没法儿拒绝……季善放缓了脸色,道:“那你劝孟二哥了么?怎么劝的?孟二哥又是怎么说的?”

  沈恒道:“我能怎么劝,每个人的想法都不一样,彦长兄既坚持暂时不肯定亲,肯定有他自己的原因和道理,我问了他两遍到底怎么想的,可是觉得等中了举人后,选择余地更大?那就明明白白的告诉夫子,夫子定能理解他的。他又说不是,说自己没想过要高攀,没想过要把自己的婚姻弄成一桩交易似的,那可是他一辈子的事儿。可我再问他那他到底怎么想的,他又死活不肯说了,跟夫子一样,也拉着我不停的喝起酒来,弄得自己随即也醉倒了。杨大哥既要照顾彦长兄,又要照顾夫子,哪里还忙得过来,我可不只能自己回来了?”

  季善吐了一口气,“好吧,你既已平安回来了,也就罢了,就是不知道孟二哥到底怎么想的?好在若上头真开恩科,也就九个月的事儿了,夫子也等不了多久了,大抵,还是孟二哥的缘分还没到吧?”

  沈恒道,“我也是这么安慰夫子的,希望过了正月十五,夫子一忙起来后,顾不得想这些事儿了,心情能好些吧。咝,我头忽然好痛,不行,得躺一会儿才成……”

  季善听得急起来,“肯定是路上吹了冷风,才会头痛。那我扶你去床上躺会儿吧,我马上再去给你弄个汤婆子来你抱着啊,真是个不省心的家伙!”

  一边抱怨着,一边小心翼翼的扶了沈恒去床上躺好,盖好被子,其间还得应付某人的借着酒意撒娇,一时要揉头,一时要按胸的,弄得季善气笑不得了一回,方忙忙给他灌汤婆子去了。

  自然晚饭夫妻两个也不能去沈三叔家吃了,便让路氏替他们向沈三叔和沈三婶告了罪,自己在家就着季善做的酸辣爽口的小菜儿送她现熬的白粥,反倒让连日都大鱼大肉,早就吃腻了的夫妻两个都多吃了不少。

  翌日已是大年初六,自沈恒与季善从府城回家后,已是快十日了,却还没去过路舅舅家,好容易家里的亲戚都款待得差不多了,自然也是时候该去路舅舅家拜年了。

  于是一早路氏便在窗外叫起沈恒与季善起床来,“今儿就别睡懒觉了,快些起来收拾了,便去你们舅舅家吧,你们舅舅舅母肯定早就盼着我们去了。”

  待屋里季善应了“好”,“马上就起来啊。”

  又问了沈恒头还痛吗,“亏得今儿是去你们舅舅家,都是自家人,一滴酒也不沾都没事儿,不然你今儿还得头痛。”

  得了沈恒的答复,“睡了一晚起来,已经不痛了,娘放心吧。”

  才放心的收拾自己的去了。

  一时吃过早饭,路氏与沈九林便带着沈恒季善出发了,至于家里其他人,则都讪讪的,还是没脸大过年的去登路家的门,怕万一回头又惹得路舅舅不高兴。

  好在除了沈石沈河和沈桂玉三家大的,沈树今儿也没去路家,沈青则是因为大着肚子,委实不方便,也没去,都只托沈九林和路氏给路舅舅路舅母带了年礼。

  三家大的方觉得没那么尴尬了,也托沈九林和路氏带了礼物,沈桂玉与沈青两家子便回了家去,其他人则忙活起自个儿的来。

  却说沈九林路氏与沈恒季善出门之初,还都觉得有些冷,但走不到一刻钟,便连只提了一包最轻礼物的季善都觉得浑身都暖和了起来。

  因笑道:“不怪都说只有懒人才怕冷呢,往天在家里只要离了火盆,便觉得冷得不得了,根本不敢出门,这会儿真出了门,动起来了,才知道原来反比在屋里暖和多了。”

  说得路氏笑起来,“动起来肯定要比停停的坐着暖和,但只要一停下来,一样冷得很。”

  一面伸手要去接季善手里的礼物,“善善,还是我来提吧,你提了这么半天了,手肯定酸了。”

  季善忙闪身避过,笑道:“娘,我不累,本来我就拿的最轻了,您还要给我拿走,我好意思吗我?真的不累,回来大鱼大肉了这么多天,感觉腰都粗了一圈儿,正好减肥了。”

  路氏见她还是不肯把手里的东西给她,也只能作罢,笑道:“减什么肥,我还觉得你太瘦了,要再长胖点儿才合适呢。”

  跟沈九林走在前面的沈恒闻言,也转身笑道:“是啊善善,我也觉得你现在太瘦了,娘,您可得继续给她补身体才是……那我晚上抱着,手感也才能更好啊。”

  最后一句声音压得极低,仅够他自己和季善听得见。

  换来季善娇嗔的一瞪,“我和娘女人家说话儿,你一个大男人插什么嘴呢,好好儿走你的路吧!”

  说得路氏与沈恒都哈哈笑了起来,便是最前面的沈九林也忍不住笑起来。

  一家人就这样说说笑笑着,倒是没觉得走了多久,便已到了路舅舅家。

  沈恒便放下手里的东西,先放起鞭炮来。

  很快便在“噼里啪啦”声中,瞧得路舅舅路舅母都迎了出来,见果然是妹妹外甥来了,夫妻两个脸上都笑开了花儿,“算着时间你们今儿也该来了,再不来,就只能我们去了,不想就真来了,快屋里去先暖和暖和。”

  路氏与沈九林却先给兄嫂拜了年,沈恒与季善也忙上前给舅舅舅母行了礼,拜了年,一群人才且说且笑,前呼后拥的进了门。

  待到堂屋里落了座后,大家自然少不得又是一番寒暄契阔。

  因见路家两位表哥、一位表姐的孩子们都在,季善又忙拿了事先准备好的红包出来,发给孩子们。

  路舅母见状,忙笑道:“都是一家子骨肉至亲,善善你怎么还这么破费呢,这也太见外了。”,要让正一个个拆红包拆得眉开眼笑的孙子孙女们把红包退还给表婶,“你们一个个的过年收的红包也够多了!”

  季善却怎么可能让孩子们退,忙与路舅母道:“舅母千万别与我客气,这大过年的,本来当长辈的也该给小辈们发红包,一年也就这么一次而已,您再与我客气,才真是见外了。”

  路氏也笑道:“是啊大嫂,大过年的,您就别与他们小两口儿见外了。”

  路舅母摆手道:“不是我要与善善见外,自家的孩子,有什么可见外的?这不是想着,他们如今在府城开销大,能省几个是几个吗?不过善善有句话倒是说得对,‘这大过年的,本来当长辈的也该给小辈们发红包’,放心,你们小两口儿的红包,舅母早就给你们准备好了。”

  说得季善笑起来,“这不就是知道舅母肯定会给我们准备大红包,我才故意抛砖引玉呢?”

  路氏也直笑,笑过之后正色道:“大嫂别担心,善善是个能干的,早在府城找到了生财之道,如今手里还算宽裕,足够应付在府城的一应开销还有余,所以你让孩子们安心收着就是了,他们当表叔表婶的,难道不该呢?”

  一旁路舅舅正与沈恒说话儿,“这在府城待了几个月,就是不一样了哈,整个人瞧着都更精神,也更沉稳了。你媳妇儿也是一样,瞧着精神气色都好,之前就跟咱们这些乡下人气度大不一样,如今瞧着就更不一样,越发像个城里人了。本来你们爹娘还挺担心你们不能适应,我和你们舅母也一直担心的,如今总算可以安心了。”

  就听得路氏的话,忙插言道:“什么生财之道,老四媳妇又想出什么新点子了吗?果然这能干人到了哪里都是能干人,老四媳妇,你快与舅舅说说,你在府城找到什么生财之道了?”

  季善见问,忙笑道:“舅舅过奖了,我也就是有点儿小聪明罢了,当不得您这么说。还是让相公与您细说吧,我在一旁补充便是了。”

  同样的剧情,她都已经说过好几次了,实在说累了,所以还是换沈恒来当主力吧,她在一旁当替补就好。

  路舅舅闻言,便忙看向了沈恒,“老四,你快与我说说,快。”

  沈恒笑着应了“是”,就言简意赅与路舅舅路舅母说起来,一气儿说完了,方笑道:“整件事情就是这样了,所以如今我们手里真的还算宽裕,舅舅舅母只管放心吧。”

  路舅舅与路舅母早已是满脸的惊喜,“老四媳妇这也真的太能干了吧,老四你小子能娶到这么好的媳妇儿,肯定是积了八辈子的福!”

  路舅母更是一把拉了季善的手,迭声道:“善善你怎么这么能干,肯定是仙女下凡吧?肯定是!就这么短短几个月,便饭馆都开起来了,还日日有得赚,还跟府台千金那样的贵人也成了朋友,还跟叶大掌柜那样的能人儿合了伙……妹妹,我真是太羡慕你了,你怎么就这么好的福气,能娶到这么好的儿媳,我们家两个媳妇和萍丫头能有善善一半的能干,我也心满意足了!”

  季善被夸得大是不好意思,“舅舅舅母千万别这么说,不过都是机缘巧合,不过都是运气好罢了,您们再夸下去,我就要无地自容了。”

  偏路氏又补充道:“不止呢,大哥大嫂不知道,善善这次不但带了一车的东西回来分给我们所有人,不但让老四和我们老两口儿再不用担心银子的事,可以安心念书,还要带了我们全族人一起赚银子,一起过好日子呢……”

  就把种辣椒的事儿又大略说了一遍,“若那个辣椒能种成功,一亩地只消三个月,便能挣好几两银子了,如今我们全族的人都感激善善得什么似的,长辈们也都提起她来就是满口的夸呢,你们说这么好的媳妇儿,可再往哪儿找去?”

  一旁一直话很少的沈九林也笑道:“是啊,只要那个辣椒能种成,老四媳妇可就是我们全族的大功臣了。”

  把路舅舅给羡慕得直‘哼哼’,“看你们这一脸的得意样儿,是,再找不到比你们媳妇儿更好的媳妇儿了,满意了吧?”

  说着自己也忍不住笑开了花儿,“不过这么好的媳妇儿,也是我外甥媳妇儿,我也光想着就高兴得不行。孩儿他娘,中午千万要多做几个好菜,我一定要跟妹夫和老四好生喝几杯才是,今儿真是太高兴了!”

  让路舅母笑着白了一眼,“还消你说多做几个好菜,我难道就不心疼妹妹外甥的?我早跟老大媳妇老二媳妇商量好菜色,只等妹妹他们到了就下锅了。”

  再与路氏一家交代了一回:“妹妹妹夫你们先坐会儿啊,我去厨房瞧瞧去。”

  起身出了堂屋,往厨房去了。

  “大嫂,大嫂,等一下,我们话还没说完呢……”

  急得路氏忙要叫住她,却是接连叫了几声,都没能把她叫回来,“跟你大哥说也是一样的,我得给你们做吃的去,你和善善可不要来啊,我们人手够用了,就坐着吃茶说话儿就对了。”

  只得坐了回去,看向路舅舅笑嗔道:“大哥也真是,都儿孙满堂了,还做个饭这样的小事儿都要大嫂亲自去,就不能让她消消停停的坐着,我们好生说说话儿呢?”

  路舅舅呵呵笑道:“这么多年了你还不知道你大嫂呢,最是闲不住的,我便不说,她肯定也要马上去厨房瞧着的。咱们中午吃羊肉,怎么样,老四媳妇,羊肉吃得惯吧?年前我去县里,正好瞧得有人卖刚杀下的新鲜羊肉,便买了二十斤,本来想给妹妹妹夫你们送几斤去的,想到你们人多,一人怕是分不了几片,便没有送。但你们放心,我已经打算好,开春后便买十来只小羊羔子来自家养着了,等今年再过年时,骨肉至亲我一家送一头,管保大家都能吃个够!”

  沈恒与季善都听得直笑:“那今年过年我们可就等着舅舅的羊肉了,自家养的,肯定比外面买的更好吃,就是又要让舅舅破费了。”

  路舅舅一摆手,“破什么费,给自家骨肉吃点羊肉算什么破费,看不起你们舅舅呢,放心,这点儿小钱儿还破费得起。”

  路氏翻白眼儿,“是是是,知道大哥是财主,我们只管等着吃大户就是了。”

  大家笑了一回,路氏才正色道:“大哥,方才说到我们族人种那个辣椒的事儿,虽然已经说好只能咱们本族的人种,连出嫁女包括青儿和桂玉都不能种了,大哥却又不一样。所以善善和老四都想着,只要您愿意种,家里每年种上十亩八亩,都是可以的。怎么样,大哥想不想种,想的话,开了春我就给您送种子来,再告诉一下你们怎么种,去年我帮着善善种过一季,大概种法还是知道的。”

  顿了顿,“我知道大哥带了两个外甥出去跑生意,一年下来也能赚不少银子,可外面哪能跟家里比,虽然大哥从来不说,我也能想得到你和外甥们在外面跑生意时,到底有多辛苦。要是善善那个辣椒真种成了,十亩地一年也有几十两的收入了,加上旁的收益,日子也很能过得了,如此也省得大嫂和外甥媳妇们在家里辛苦不说,还要日日悬着心,大哥说呢?”

  路舅舅待路氏说完了,才迎上路氏沈九林和季善沈恒所有人的目光,笑道:“妹妹,你和老四小两口儿的心意我领了,可这个辣椒,我们家还是不种了……”

  ------题外话------

  那个啥,眼看就要月底了,大家的票票千万嫑浪费了哦o(* ̄︶ ̄*)o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旺门佳媳,旺门佳媳最新章节,旺门佳媳 飘天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