旺门佳媳 第一百四八回 娘家人还不少

小说:旺门佳媳 作者:瑾瑜 更新时间:2019-12-10 07:16:22 源网站:飘天文学
  等上了马车,季善才嗔起沈恒来,“早知道方才就不该让你背了,你还故意逗我,让我笑得跟个疯婆子似的,孟二哥与杨大哥杨嫂子肯定在我们走后,要笑话儿我们了,真是太尴尬了!”

  沈恒却是笑道:“都知道小别胜新婚,有什么可笑话儿的?杨大哥杨嫂子本来就是过来人,彦长兄虽还没娶妻,应该也快了,保不定腊月里回家过年时,就能把亲事定下来,明年也要成亲了。所以大家都能理解我们的,善善你就别放心吧。”

  季善白他,“那也尴尬啊,偏偏好巧不巧碰了个正着,以后一定要注意再注意。”

  却也不至因这点儿小插曲,就影响了自己的好心情,很快已笑道:“对了,你怎么知道孟二哥腊月里回家时,就要把亲事定下了,可是孟夫子已给他看好了,八字已有一撇了?”

  沈恒笑道:“之前听他提过一次,说他年纪也不小了,总不能真等中了举人再说亲吧,科举这种事儿,谁能说得准呢,多少学富五车的还不是考了好几次才中?且他家里又是那种情况……,总不能一直辛苦孟大奶奶,他若娶了亲,好歹也能给孟大奶奶搭把手。”

  季善听得点起头来,“这倒是,孟大奶奶又要照顾孩子,又要主持家里的中馈,的确挺累的,若能有个帮手,怎么也能轻松些。那我们届时不是要包一个大红包给孟二哥道喜了?”

  沈恒“嗯”了一声,“当初我中秀才时,彦长兄给咱们包的是五两银子,那我们至少也得八两十两的,才拿得出手。”

  季善应道:“成亲是一辈子的大事,是得包个大的才行,那就十两吧,孟二哥人好,再多一些我心里也高兴。怎么样,是不是又有一种傍上富婆了的感觉啊?”

  沈恒点头直笑,“是啊,这种感觉简直太好了,富婆,要不要小的给您按摩啊?”

  “现在就算了,等回头我累了时再说吧……”

  夫妻两个说笑着,不一时便抵达了飘香。

  刚好叶大掌柜到门口再次张望天色,看会不会真下雨,那肯定多少会影响店里的生意,到处都又湿又滑的,谁还愿意出门吃饭呢,待家里不好吗?

  不想就见沈恒扶着季善下了马车,小夫妻两个男俊女美的,登对得一出现,便把整条街都照亮了一般,看着就赏心悦目。

  叶大掌柜惊喜不已,忙忙下了台阶,三步并作两步迎了上去,“沈相公和太太来了!是算着你们今儿可能要来,还当怎么也得下午去了,没想到这会子就来了,快店里请,店里请。”

  沈恒笑着拱手给叶大掌柜见礼,“好久没见您老了,万没想到还能有这样的缘分,中午我可得陪您老好生喝两杯才是。”

  叶大掌柜见沈恒一如既往的谦逊有礼,并不因自己已是春风得意,前途无量的少年案首,而他却已从云端跌入谷底,便有所改变,心里越发高兴了,笑道:“好啊,中午我一定好生陪沈相公喝几杯。快里边儿请。”

  一路迎着夫妻两个进了门,立时朝里喊道:“叶广,太太和沈相公来了,你还不出来拜见师公呢?”

  很快叶广便从后厨出来了,见了季善,先是恭声叫了一声‘师父’,这才看向了一旁的沈恒,虽然也是一脸的恭敬,目光却下意识在上下打量沈恒,隐含挑剔。

  纵然木已成舟,什么都改变不了了,但他师父这么好的女子,是绝对值得这世上最好的男子的,若她相公只是个“一心只读圣贤书”的迂腐书生,除了念书考功名,什么都不管,只让他师父一个女子操心家计,劳心劳力。

  甚至他师父劳心劳力了,还要被他嫌弃市侩庸俗之类,那他出于对自己师父的敬重,固然还是会对她的相公尊敬有加,却仅此而已,是绝不会心悦诚服叫他‘师公’,更不会打心眼儿里尊重他的。

  哪怕他一个小厨子的心悦诚服,什么都算不得,也没谁放在眼里,他依然会这样做。

  却见沈恒不但长得好,气度出众,脸上对他们的饭馆也是一丝一毫的嫌弃都没有,看向季善的目光更是时刻都温柔带笑,一个人喜爱一个人,旁的都可能骗人,眼神却是绝对骗不了人的,叶广虽自认是个粗人,这点还是知道,还是曾体会过的。

  当下对沈恒方添了几分好感,也终于把那声“师公”叫出了口,“初次见面,若有不妥之处,还请师公多多包涵。”

  沈恒本也是细心之人,岂能没察觉到叶广方才的隐隐挑剔与敌意?

  好在很快那挑剔与敌意便消失不见了,他当然不会恼,反而只会高兴又多一个人真心关心季善了,因笑道:“昨儿一回来便听娘子说了她添了一个徒弟之事,我当时便很高兴,因为她娘家亲人不多,真心关怀她的更是少。不想如今却一下子添了两个,叶老自不必说,人品才德我都是极敬佩的,这会儿又见了你,也一看便是踏实可靠的,我心里就越发高兴了,只方才出门得急,没给你准备见面礼,只能下次补上了。”

  这话说得不止叶广心里对他又添了两分好感,便是一旁叶大掌柜心里也大是熨帖,觉得固然沈相公能娶到自家太太,是积了几辈子的福,但事实证明,自家太太显然也没嫁错人。

  忙笑道:“沈相公也太客气了,他都多大的人了,还要什么见面礼,再说您和太太夫妻一体,太太之前已经给过他见面礼了,那便等同于是您也给过了,哪还能再让您破费?”

  顿了顿,“店里除了我们父子,还有四个人,我这便让他们也来见一见沈相公啊。”

  说完便向后面扬声叫道:“都出来拜见相公吧。”

  很快另一个厨子、一个跑堂、一个墩子、一个帮厨便都出来了,在叶大掌柜的指挥下给沈恒行过礼后,便都自认不露痕迹的打量起沈恒来,同样与方才的叶广一样,眼含挑剔与怀疑。

  毕竟季善才是他们的东家,待他们也是真的不错,不过才半个月的时间,已给他们涨过一次工钱了,一日三餐也尽着他们吃好的,到晚间打烊时剩了饭菜还会让他们打包带回家去,给家人吃,这样又漂亮又和善,又能带着大家都过好日子的主家,可再上哪儿找去?

  但一番打量过后,四人心里也与方才的叶广一样,都松了一口气,觉得沈恒还算配得上自家太太。

  这才在叶大掌柜一声令下,“好了,既已拜见过相公了,且都去忙吧,说话间肯定就该有客人上门了,等回头忙完了,大家再好生敬相公一杯也不迟。”后,放心的忙各自的去了。

  叶大掌柜方笑着与沈恒道:“昨儿沈相公回来时,时候便已不早了,您又一路舟车劳顿,怎么不在家多歇息两日呢?我虽没那个福气下场考秀才老爷举人老爷,却也知道从县试府试到秋闱,都不止是脑力活儿,更是体力活儿,当真是劳心又劳力,好在您已平安回来了,可以暂时缓一口气了。”

  沈恒笑道:“半个月前就考完了,当时的确有些体力不支,精力不济,但狠睡了一觉起来,也就缓过来了,之后在船上更是大半时间都花在了睡觉上,浑身都快睡痛了,哪还用得着歇息?”

  说着看了一眼季善,“再说娘子这般辛苦,才和您开起来的饭馆,听说生意还很是不错,我当然等不及想来亲眼看一看了。如今亲眼瞧过了,便越发佩服您的能干,也越发庆幸我能娶到娘子这么能干的妻子了。”

  叶大掌柜笑道:“都是太太的功劳,我不过就出了点绵薄之力而已,实在当不起您这么说。不过您最后一句话我倒是深以为然,您能娶到太太这么好的娘子,的确是好福气。”

  顿了顿,“那沈相公这次一定又能跟之前得中案首时一样,一鸣惊人吧?看您气色这般好,状态也这般好,势必是胸有成竹了。”

  沈恒摆手笑道:“不是胸有成竹,而是去之前就知道结果,此去主要是为了感受一下秋闱的氛围,所以才能这般的淡然处之罢了。还得继续努力,争取下科能中才是。”

  一直含笑看二人说话儿的季善也笑道:“是啊,这次权当试水了,下次才能更从容。”

  叶大掌柜之前听季善这么说时,还当她是谦虚,如今听得沈恒也这么说,才知道这次他是真中不了了,心下微微有些失望。

  要是此番沈相公能一举得中举人,那就算府台大人明日便擢升离开了会宁府,他们飘香也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但也就是一瞬间,他已把失望压下,笑道:“多少才高八斗、位列宰辅的大人们也不是一次就能考中的,还得看天时地利人和,便沈相公这次真没中,下次再来便是了,您还这么年轻,还有的是机会,相信下次您便一定能中了。”

  沈恒点头笑道:“的确要看天时地利人和,但最主要还是要看自己的学识,我如今学识不够是事实,若真侥幸中了,反倒要诚惶诚恐,觉得自己德不配位。所以还是再加倍努力,苦学几年,等下科的好,争取下科承您吉言,一定要中,也好让娘子不必再这般劳心劳力。”

  说完又看了季善一眼,正好季善也正看他,两个人的目光便在空中交汇住了,自有一股“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温情与默契弥漫开来。

  叶大掌柜看在眼里,那几分方才只是被压了下去的失望忽然就荡然无存了。

  沈相公和太太都还这么年轻呢,未来有无限可能,他有什么可着急的,只要他们一直好好儿的,他们父子便会竭尽全力,让飘香和家人们也一直都好好儿的。

  难道情况再坏,还能比之前他们家破人亡,宛如丧家之犬时更坏不成?

  适逢有客人进来了,还是个已光临过飘香几次的回头客,叶大掌柜立时迎了上去笑道:“昝客官来了,今儿想吃点儿什么?今儿的牛肉嫩得很,爆炒了吃再合适不过了,要不给您来一份儿?”

  待把客人安顿来坐下,又忙叫了跑堂的给客人们上茶和小菜后,方笑着与季善沈恒道:“太太不如带了沈相公四处逛逛去,不然就去对面茶楼喝杯热茶,歇歇脚去?这已经有客人上门了,肯定很快店里就没地儿给您二位坐了,您二位还是别留在这里裹乱了。”

  季善之前日日都待在店里的,如何不知道等客人们大肆登门后,店里会是如何的忙碌拥挤?

  要是现下是她一个人来店里,当然就去后厨帮忙了,可既是跟沈恒一块儿来的,也只能打消这个念头了,沈恒怎么舍得让她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还那般的辛苦?再说分开这么久,她也想好生陪一陪自己的亲亲相公啊!

  遂笑道:“好,那我们就四处逛逛,逛累了就去对面茶楼坐会儿,等店里忙完了,再回来吃饭,只是就要辛苦您老和大家伙儿了。”

  叶大掌柜摆手笑道:“太太又来了,我们又不是白做工,可都是有工钱拿的,且拿的还都不低,巴不得越辛苦越好呢,因为越辛苦,就说明店里生意越好,我们也能拿得越多啊。您就别管店里了,且和沈相公逛去吧。”

  季善这才不再多说,与沈恒出了店门,上了大街。

  因见前面有卖糖炒板栗的,忙叫沈恒去买了些来,剥了一颗放到嘴里后,才笑着问沈恒,“怎么样,我们饭馆除了小些,其他都还不错吧?”

  沈恒见问,把手里的板栗剥好,四下看了一圈,见没人注意后,飞快塞进了她嘴里,方笑着点头:“岂止还不错,简直就是非常好!店里干干净净,井井有条的,环境也好,自叶大掌柜以下,所有人也都一看便是勤勉踏实,靠得住的,早知道我娘子厉害了,却没想到厉害到这个地步,我简直甘拜下风!”

  季善听得脸上的笑越发灿烂了,“我也没做什么啦,主要都是叶老的功劳,不然我哪儿懂经营饭馆,又怎么能这么短的时间内,便弄得一切都井井有条?哦,晨曦也得占一半功劳,若没有她财大气粗,一出手便是五百两银子,我就是有再多想法,叶老就是再能干老道,也只能白搭。”

  沈恒笑道:“这倒也是,不过在我心里,自然是谁都比不过我娘子能干,比不过我娘子好。”

  顿了顿,“亏得爹娘给我生了一副勉强还过得去的皮囊,以往我还不觉得这有什么,‘身体发肤,受之父母’,长得好看又不能当饭吃,反之,也不能因为一个人长得不好看,便把他全权否定了。可方才我倒是第一次庆幸起自己长得还不算难看来,不然叶大掌柜还罢了,善善你那徒弟和底下几个人,怕是都更要觉得我配不上你了,幸好还是险险过关了。”

  季善听得直笑:“你的意思,你长得挺好看?看不出来你还挺臭美的哈!不过平心而论,爹娘的确把你生得挺好看的,就算不好看,在我眼里也是最好看的,不是有句话叫‘情人眼里出西施’吗?”

  说得沈恒眼角眉梢都染满了笑意,“不怪人人都喜欢听甜言蜜语呢,实在甜言蜜语听得人太舒心了。只是光你觉得我怎样都好看,哪哪儿都好有什么用,得你那徒弟和底下的人也都这样觉得才是,方才虽过了第一关,要让他们真正放心,只怕还早着呢,我以后可得加倍努力,加倍的对你好才是。”

  “哦,这话怎么说?”季善挑眉。

  沈恒笑道:“善善你这么好,在他们心里,只怕这世上最好的男子都配不上你吧?虽然他们都叫我‘相公’,叶广也叫了我‘师公’,但不过只是一个称呼而已,并不能代表他们就真心悦诚服了。何况还有叶大掌柜呢,他可叫你‘太太’,却叫我‘沈相公’,谁亲谁疏,一目了然,叫我怎敢不加倍努力的配得上你,加倍努力的对你好,不怕你的娘家人们找我算账呢?”

  季善笑道:“可不是,如今我可再不是没娘家人的人了,娘家人还不少呢,算你识相!”

  夫妻两个一边说笑着,一边逛着,天气虽越来越阴沉,心里却都是晴朗一片。

  等逛累了后,才折回飘香,到对面的茶楼点了热茶和点心,歇脚加消磨时间。

  如此到得未正,总算没有客人再进飘香的大门,飘香上下一中午的忙碌也算是暂时告了个段落。

  季善便拉着沈恒,又回了店里。

  就见叶大掌柜正在柜台后手指如飞的打算盘,一见二人回来,便笑道:“我正说把账先粗略算一算,就去请太太和沈相公回来吃饭了呢,都这个时辰了,太太和沈相公肯定早饿了吧?”

  说完便朝后厨一吆喝,“叶广,你动作快点儿,太太和沈相公都饿了。”

  季善笑道:“我们才吃了糖炒板栗的,又吃了两块儿对面的枣泥山药糕,一点都不饿,您老就别催叶广了,他忙了一中午,本来已够累的了。”

  叶大掌柜笑道:“他有什么好累的,如今年纪轻轻的不累,难道等到了我这个年纪时,再来累不成,那可就迟了。”

  沈恒笑着点头,“‘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您老这话说得极是。”

  三人说了一会儿话,叶广便做好了六个热菜,再添了一道红油鸡片,一道清拌藕丁,每样菜都分成两份,摆了两张桌子。

  叶大掌柜遂招呼起大家入座来,“知道大家都饿了,快坐下便开吃吧,吃完了还有的忙呢!沈相公,还请上座。”

  沈恒摆手笑道:“还是您上座吧,我坐您旁边就好。”

  季善也笑道:“是啊,您是长辈,自然是您上座……哎呀,您就别客气了,又不是外人,还拘这些个虚礼做什么呢?”

  还说歹说,才让叶大掌柜坐了上座,随即夫妻两个也落了座,叶广则打横坐了末座。

  知道大家都饿了,开动后沈恒也没先敬叶大掌柜等人的酒,而是待大家都吃了会儿东西,肚子半饱后,才笑着先对叶大掌柜举起了酒杯:“这一杯酒,我先敬您老,为大家这难得的缘分,也为您这些日子的辛苦和对我娘子的照顾帮助。当初若不是您,我们夫妇如今虽也十有八九来了府城,却不会一路都这么的顺,也不会没有后顾之忧,我们心里都特别的感激您,只盼在以后的日子里,大家能继续守望相助,把这份难得的缘分一直持续下去。我先干为敬。”

  说完便仰头喝尽了杯中的酒。

  叶大掌柜见状,忙也仰头把自己杯里的酒也喝尽了,才满怀感慨的说道:“该说感激的是我才对,当初不过就举手之劳罢了,却不想竟为自己结下了这样的善缘,不但为自己,还为家人都迎来了一次绝处逢生的机会……”

  一边说,一边已探身给沈恒把酒杯又满上了,再给自己也斟满了,举起继续道:“所以该我敬沈相公和太太才是,以后也请放心,我一定会把咱们饭馆做大做强,一定会让太太和沈相公都再没有任何的后顾之忧,方能得报太太的大恩一二。”

  季善闻言,忙笑道:“您老怎么又来了,什么恩不恩的,不过都是大家你帮我,我帮你,刚好有这个缘分罢了。快喝您的酒吧,喝完这杯就别再喝了,多吃菜是正经,当自己还是二三十岁的年轻人呢……叶广,给你爹盛一碗热汤,再给你师公也盛一碗。”

  叶大掌柜与沈恒这才笑着碰了一下杯,都喝尽了杯中的酒,喝起汤来。

  等喝完汤后,沈恒又与叶广你来我往的喝了两杯酒,再去旁边桌上敬了店里其余四人的酒,大家热热闹闹的把饭吃完了。

  次日起来,从昨儿傍晚便开始淅淅沥沥下起来的雨仍没有停的迹象,天儿也因此越发的潮冷了,让人只想窝在家里,房门都不踏出一步。

  于季善来说,这样的天气却是再适合吃麻辣火锅不过了。

  遂决定冒雨也要去一趟菜场,再去一趟府衙,把罗晨曦请到家里来,今儿中午大家热热闹闹的吃火锅。

  沈恒见她兴致高昂,当然不会扫她的兴,又不放心她一个人去菜场,少不得跟着收拾一番,同了她一块儿去。

  夫妻两个先坐车绕道去府衙,带了话儿给罗晨曦,让她交午时时再出发也不迟,然后方去到菜场,把卖牛肉的老板店里剩下的牛肉、牛油和下水之类,通通都包圆儿了。

  看得沈恒颇有些不解,皱眉道:“善善,这些……也能吃吗?”

  季善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就看到了他手里提着的牛百叶,笑起来,“当然能吃,还超级好吃呢,你待会儿吃过就知道了。”

  但凡爱吃火锅的吃货,有不爱毛肚的吗?显然一个都没有啊,纵有,也肯定是没吃过之前才不爱,等吃过以后,她敢说没有一个能逃得过真香的,不信就走着瞧……啧,不能再想了,再想口水都要来了!

  沈恒也笑起来:“既然善善说好吃,那肯定好吃,我可就等着饱口福了。”

  随后季善又买了鱼,买了棒骨鸭胗鸡翅鸡脚猪肚之类的,买鸭胗时正遇上老板杀鸭子,又向老板借碗要了两碗鸭血,再买了一堆素菜,夫妻两个方满载而归。

  待回到家后,季善把衣裳一换,便到厨房里开始忙活起来,一边锅里炖高汤,一边锅里则以牛油加各色香料和花椒辣椒炒待会儿吃火锅的底料,很快浓烈的香气便弥满了家里的每一个角落。

  招得在一旁打下手的杨嫂子口水都要流出来了,再也忍不住问季善:“沈娘子,您这又是什么新鲜吃法儿?真是太香了,您怎么就有这么多想法呢!”

  季善口水也快要泛滥了,毕竟已经太久太久没吃过真正的火锅了,笑道:“这是火锅的另一种吃法,也是我最喜欢的吃法,因为太喜欢吃了,时间一长,自然也就会做了。”

  杨嫂子笑道:“谁不喜欢吃呢,可会吃又会做的,便是少数了,说到底,还是您能干。”

  沈恒与孟竞在院子里也快要被这浓烈的香味儿刺激得口水泛滥了,沈恒因叫道:“娘子,什么时候可以吃啊,太香了,香得我和彦长兄本来不饿的,这会儿也觉得饿得不行了,是吧,彦长兄?”

  孟竞笑着点点头,“是啊,这个香味儿也太招人了,左邻右舍怕是又要吃不下午饭了。”

  经过又一夜的自我反省与克制,他已把那些不该有的念头,都压下了,不然回头指不定连如今这样好歹日日都能见着,还能吃上嫂夫人亲手做的菜的机会都没有了,那就真是后悔也迟了。

  季善已扬声道:“我的高汤还得熬一会儿,等罗小姐来了,应当就可以开吃了。”

  如此又过了差不多半个时辰,罗晨曦到了,也是一进门就直吸鼻子,“善善,你今儿又弄什么新花样儿了,我在外面就闻见香了,果然进来后更香了。早知道刚才出门前,我就不该喝那碗燕窝粥了,这不是白影响我待会儿发挥呢?”

  季善忍俊不禁,迎出厨房笑道:“没事儿,你要相信自己的实力才是,小小一碗燕窝粥算什么,影响不了你的。”

  说得罗晨曦又是咬牙又是笑的,“你以为我听不出来你在说我是个大肚汉呢?不过算了,看在今儿有好吃的份儿上,我就不跟你计较了。”

  两人斗了几句嘴,季善见高汤已经熬得很浓稠了,便让杨嫂子退了火,然后将才炒好的牛油火锅底料先放了一大勺在早就买好,专门吃火锅的铜锅里,加满高汤,红锅的锅底便有了。

  随后她又让杨嫂子取了另一口铜锅来,全部加入高汤,再加了些葱姜枸杞菌菇什么的,白锅的汤底便也有了,总得考虑有人的口味没那么重不是?

  于是很快,整个家里所有人便都围坐到了厅堂里,中间是热气腾腾,咕噜咕噜直开的红白两锅火锅汤底,四周则摆满了一盘盘的毛肚、肥牛、鱼丸、鸭胗、鸡翅、猪肚之类的荤菜,并一盘盘诸如土豆片、豆皮、腐竹、豆腐、藕片之类的素菜,光看着便让人食指大动。

  杨嫂子夫妇与跟罗晨曦来的红绫红绡一开始还有些放不开,数度要下桌,毕竟他们再怎么说也是下人,哪怕主子开恩,也没有与主子同桌共食的理儿。

  还是早已等不及,按季善教的,夹了块毛肚在红锅里涮着的罗晨曦忙里抽空手一挥,“哎呀,一个个婆妈什么呢,又不是经常如此,不过偶尔为之罢了,就别拘束了。善善不是才说了,这吃火锅就得人多才热闹么,真都要拘礼,我还不该跟孟相公一个外男同桌,甚至见面呢,那至少也得分三桌吃,还有什么意趣?”

  季善也笑道:“是啊,分成几桌,就没这个气氛了,还是都别拘束了。”

  沈恒与孟竞亦笑,“都别再耽误我们开吃了,这么香,我们可腾不出嘴巴再与你们多说了。”

  几人才仍有些不自然的举起了筷子。

  然后,……还管什么主仆之分呢,在这样又冷又湿的天气里,能吃到这样又麻又辣又香的火锅,也太幸福了吧,简直给个神仙都不换好吗!

  ------题外话------

  咳嗽真是太讨厌了,感觉肺都要咳出来了,还总是半夜咳,伤不起啊伤不起,大家千万千万要保重啊,o(* ̄︶ ̄*)o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旺门佳媳,旺门佳媳最新章节,旺门佳媳 飘天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