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

  轰乱的军营,无数来不急拿上武器的罗马人逃离军营,大火迅速蔓延,尤其是海风从西往东吹,加速了火势的扩展。

  许定等人虽然只有区区二百多骑,不过他们可以肆意的驰骋。

  任意的砍杀,不用担心掉下马去。

  这个时候马鞍与马镫的好处就体现得更加淋漓尽致,所有骑兵都可以尽可能的发挥自己的实力。

  战斗力比平时强了几倍不止。

  比如他们挺枪一刺,能刺得更猛更快更准。

  比如使刀一刀劈砍,能将平常比自己强上很多的敌人给砍伤打退。

  而且他们来回左右的博杀更加的顺畅,哪怕有敌人扑飞拭图将他们截下马来。

  他们也能轻松的避开,然后一伤往上挥去,将扑来的人划伤。

  骑兵如风,在这种混乱的现场更是横冲直撞。

  从南往北一路点火杀人,二百骑做得相当漂亮。

  等许定杀穿营地往回看时,整个罗马军营火势一片。

  罗马人尽皆往外逃,只有一些沉稳的将领在组织手下救火。

  物资呀物资,这一烧最让他们心痛的是那些装备跟物资。

  这些都是白花花的钱。

  没有了这些东西他们拿什么打仗。

  “痛快吗?”许定问众人。

  众人轰然回道:“痛快!”

  许定一举长枪道:“痛快!我们就在杀回去,杀穿后我们进都拉基乌姆休息,到时我请你们喝酒,大碗喝。”

  “杀穿过去,喝酒,大碗喝!”众骑爽朗笑道。

  说真的今天晚上他们还没有杀过隐。

  “走!”许定依旧在前面,拍马又折了回来,众我催马跟上。

  罗马人也没有想到许定等人还敢在杀回来,一时仓促连武器都没拿在手里,又是一阵被冲乱撞翻死伤无数。

  “拦下他们,给我拦下他们!”一名军团长愤怒喝道。

  几个亲卫手持宽刀试图去拦截,直接被击飞,挡路的都被许定跟手下给砍死。

  骑兵如风,如火龙一般又烧了一次过去。

  无心应战的罗马士兵跑得更远,那些救火的士兵也被许定等人重点照顾,整个大营更没有人在救火了。

  海风还是呼呼的吹着,很快大火将整个营地肆虐得体无完肤。

  一个时辰后,大火还基本烧灭,整个营地也化成了一片焦土。

  许定带着二百多骑杀回来,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阻碍,很快消失在火营地。

  都拉基乌姆城,本来刚刚小咪半会阖上沉重眼皮的蒙羽被手下给推醒。

  蹬上城墙,看到北面罗马大军营地火光冲天,呼喊不断。

  跟一众士兵一样懵逼一片,不过接着是狂喜。

  不管是什么原因,北面罗马大军营地发生了如此大的火灾,这对守城来说是一件好事。

  或许明天北面的罗马不会在攻城了,那他们要对付的只有南面的罗马人了。

  这到是轻松了不少。

  当下有人提议道:“千夫长大人,我们不如趁敌营起火,无暇顾及我们的时候去追统帅吧。”

  其它人也是一脸期盼的注视着蒙羽。

  谁都不想死,都想离开都拉基乌姆。

  以经不止一次有人这样说了,不过都被蒙羽给坚决的拒绝了。

  这一次也不例外,蒙羽道:“不行!我们的任务就是坚守都拉基乌姆城,我们要为统帅争取时间,等统帅拿下了马其顿,他会带源源不断的大军回来收拾罗马人的。

  我们城内要粮有粮,完全可以守上一年半载,只要我们不认输,谁也拿不也都拉基乌姆城。”

  众人沉默了。

  守城他们不怕,可是这样守着有希望吗?

  统帅走的时候并没有承诺什么?

  只让他们稍微拖延一下追来的罗马军队,可是他们以经完成了任务。

  我们不是应该可以走了吗?

  统帅会带着大军来救我们吗?

  众人心里没有底,因为他们知道有人稍稍的去东边求援了。

  这是蒙羽默许的。

  他并没有支持也没有拒绝。

  因为只有这样才能尽量的稳住军心,不给大家希望,大家就会绝望。

  一支绝望的军队是守不住城池的。

  一支绝望的军队随时会发生可怕的事情。

  “大人快看,好像有人朝我们这边过来了。”突然有人指向了北边。

  众人定盯一瞧,可不是有许多的黑影自朝这边而来。

  看情况还是骑兵,虽然没有什么响起,不过黑影移动的速度,并不妨碍他们猜测。

  蒙羽忙拔剑道:“通知大家做好战斗准备,将弓兵调上来。”

  不过很快蒙羽等人就知道这是虚惊一场。

  因为对方停在了一箭之地,然后朝城上嚎了一嗓子。

  “我是亚历山大*秦!让蒙羽滚过来跟我回话!”

  许定放慢的速度,慢慢靠了上来,借着城上的火把,城上的众人终于看清了一些许定的模样。

  不由都震惊还有喜悦。

  就是蒙羽也有些不敢相信,虽然从刚才的声音与口气他听得出来是许定。

  但是没有看清人,他还是不敢去赌这个概率。

  此时看得越来越清晰,握剑的手更加的有力了,身体激动到发颤。

  “是统帅!真的是统帅!”

  城上的众将士惊呼起来,一下子全都沸腾激动了。

  亚历山大*秦没有抛弃他们,他回来救我们了。

  “未将蒙羽见过统帅!”蒙羽干巴的嘴唇张开,声带有些感动而放不开。

  城外的许定冷哼一声道:“见到我还不开城门,难道要让我一直在城外等着吗?”

  蒙羽这才忙道:“开城门,快开城门!”

  一众将士这才手忙脚乱的搬开木栓,推开城门。

  沉重的大门缓缓打开,两队手持火把的士兵出来点亮城洞,掩护众骑。

  许定与众骑催马而入,身后并无罗马军队的追兵。

  很快城门重新关闭。

  蒙羽在城下等侯,还未说话接风,许定直接跳下马道:“蒙羽不听将令,未急时撤出都拉基乌姆,按军法当重处,不过念你守城有功,拖住敌军为我大军东进争取些许时间,死罪可免,活罪难逃。

  现免除你千夫长之职,并重杖五军棍,以儆效尤。”

  众人闻言皆是一愣。

  蒙千夫长被撤职了。

  统帅这是什么意思,怎么突然下这种命令。

  要撤也是打完这一仗之后吧。

  而且看样子不像是假的。

  蒙羽可是统帅最忠诚的心腹,竟然也要受处罚。

  蒙羽道:“是统帅,蒙羽愿领罚!”

  身为家臣,蒙羽很清楚自己的定位,而且也明白许定的用意。

  乱世当用重典,军中当严军法。

  无军法无法约束大军。

  自己虽然出发点是好的,不过确实是违反了军法。

  同时他也明白这是许定变相的保护他。

  不然留下来守城的这些将士多半事后会有怨言。

  现在虽然免除了千夫长的职位,反而会让下面的并将为他喊冤叫屈。

  实际上受益的还是蒙羽。

  很快骑兵队里出来两人,将蒙羽拉到一旁,提棍打了五军棍。

  打完后蒙羽重新回来向许定汇报。

  许定对众人道:“副千夫长暂替千夫长的职责,去将城中所有将士集合过来,受伤的也给我抬过来。”

  当即有一个副手出来领命,然后去集结队伍。

  许这见人都走了,这才拍了拍蒙羽的肩膀道:“辛苦你了仲卿!”

  “为公子做事,羽愿意。”蒙羽铿锵回道。

  许定道:“仲卿呀,现在还不到你牺牲的时候,我在这个世上没有其它亲人了,就省你一个兄弟了,你要是离我而去,我知道我会有多伤心麻。

  就算你不出意外,万一受伤什么的,以后谁来帮我,谁来跟我一起创造辉煌,谁来与我一起享受荣耀。”

  “是羽错了,不该擅自作主,扰乱了公子的计划!”蒙羽听得出来许定是真情实意,二人互相扶助才走到今天。

  秦氏离不开蒙家,蒙氏也离不开秦家。

  许定摇摇头道:“非也,我不是怪你擅自作主,而是你没有看清局势,罗马人的局势你没看清,我们起义军内部的情况你也没看清,你知道吗,你这样做让我很被动了。

  起义军一直有分歧,我需要你在我身边支持我,你不在了,我就断了一臂。

  估摸着现在起义军都向北去了吧,现在我就剩下你的这队人跟我的几百骑了。”

  说到这里许定露出自嘲的苦笑。

  在西方创业,远比大汉要艰苦困难。

  别看他在斗兽场唰了不少名声,不过在罗马帝国他还做不到振臂一呼,云者来集的地步。

  要不是有朋友圈,他都不知道该信任几个人。

  罗马或是西方世界,人种关系太纷杂了。

  “这……公子的意思是,他们背叛了公子!”,蒙羽好像突然开窍明白了过来。

  许定只带二百多骑来救自己,那步兵大军呢。

  货比、维拉拖利、蒙嘟肯定是没有一个支持公子来救自己的。

  那肯定会有分裂,他们要是趁公子离开之际偷偷的离开了,那后果很严重。

  “说不上背叛吧,只是人各有志,有时不能强求,个人主观意志不同而以,他们想取麦西亚,然后吞掉达西亚,借此与罗马分庭抗争。”许定笑道:

  “这样也好,让他们去玩吧,让他们是争吧,我要的本来就是一个乱套的罗马,谁来乱又有什么关系呢。”

  “他们会生悔的,没有公子的起义军,注定会消亡。”蒙羽不满的说道。

  许定道:“别说这样没用的,说不定人家能活得更滋润呢,以后搞不好我们还能碰面或是合作。

  现在你不是千夫长了,就委屈你当我的卫队长吧,人数是少了一点,不过好待管着几十骑,以后我不在的时候,骑兵你也给我好好管着。

  你们蒙家可是我大秦的铁血骑兵统领,我相信你不会再让我失望了吧。”

  “不会,未将一定做好,不在辱没蒙氏家族。”蒙羽咧嘴笑了。

  卫队长,依然还是公子的心腹。

  独一无二的。

  区区千夫长而以。

  许定点点头,很欣赏道:“不错,态度可以,不过这支骑兵以后可不好代呀,看到他们马上的装备没有,这可是我的秘密武器,本来是想找到一个发展之地在慢慢用出来。

  为了你小子我不提不得前暴露了,所以以后你小子给我努力一些,马上的本事不可携带了,先去拭拭这两样神器吧!”

  许定带着蒙羽在城上转了一圈,聊完了又转下城来。

  蒙羽看到马背上的马鞍还有马镫,不由双眸放光,然后翻身骑上去,双脚放在马镫上固定,催马来回小跑了几十步,脸上的表情更加的丰富了。

  果真提神器,难道今天晚上公子带着二百骑就能干翻罗马人的军营,果真是好东西。

  大秦复国有望了。

  副手将城中的人马很快都集齐了过来。

  算上轻重伤员,蒙羽的一千多号人,仅剩六百不到。

  看到剩下的这些将士,许定跳上一个木箱子,然后说道:“兄弟们,你们的蒙羽千夫长跟你们说过,说要相信统帅,说统帅会来救你们的。

  现在我想说,你们的蒙羽千夫长并没有说谎,我来了,现在我就要带着你们出城,带着你们进入马其顿行省的腹地。

  我不管你们是受了轻伤还是重伤,一个都不准给我落下,全他娘的给我走。”

  “统帅万岁!蒙千夫长万岁!”

  下面的五百多将士们热泪盈眶,几乎夺眶而出,一个个激动而感动。

  统帅还是那个统帅,始终是不放弃,不抛弃。

  谁都知道以许定的本事,他想逃走,他想保命,完全可以很轻松的离去。

  从斗兽场是如此,从罗马城是如此,从对面海岸的半岛上也是如此。

  但是他从来没有舍弃过谁。

  虽然他会暂时离开,但是他从未放弃甚至更不可能抛弃我们。

  士气很旺,斗志很高,许定相当满意。

  这都是老卒呀,这是经过血与火的考验存下来的火种。

  人虽不多,却忠诚可靠并且经验丰富。

  许定没有要什么坛坛罐罐,只让众人带了一些路上吃的干粮,还有自保的武器,然后趁夜出城往东离去。

  天亮之后,愤怒的罗马人这才知道都拉基乌姆城的起义军以经撤离了。

  北面在野外吹了半夜海风被熏烤过的两个军团部队接管了城池,然后等待新的命令还有物资装备补给。

  扎营在南面的罗马军队立即往东追击。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三国处处开外挂,三国处处开外挂最新章节,三国处处开外挂 飘天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