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氏65楼,远航国际。

  凌晨已过,几间办公室的灯还亮着,包括谢筱晴办公室在内。

  让助理倒了杯黑咖啡进来后,她让她率先回去。

  最近一直忙着融资的事,手上堆积了很多文件要处理。

  她揉了揉有些发胀的太阳***线响了。

  这个时候……

  她看了眼号码,随即按下通话-

  “陆生……”

  “到68楼来一趟。”

  -

  ”融资进行得怎么样?“

  陆怀远一边处理邮件一边问她。

  “还差三亿六千万。陆生请放心,推介会之前一定会能如期完成任务。”

  照陆怀远的性格,在把这个任务全权交给她之后,他只会看结果,不看过程。

  这次这么晚了还特地打电话给她,询问这事,有些不寻常。

  不过,她也只是有点奇怪罢了。

  陆怀远点了下头,推过一张名片给她-

  ”这位祝生是我一位老朋友,对远航融资有兴趣,正好这两日在S城,明日你跟他约个时间谈谈。”

  若是刚才陆生会主动询问她融资进展让她觉得奇怪的话,现在他主动将有意向投钱的金主推给她,那可真是震惊了。

  陆生不会是吃错药了吧?

  见她没动,陆怀远挑了挑眉:“有问题?”

  “没问题。我明日就跟祝生联系。”谢筱晴回神,将名片收了下来。:“陆生还有其它吩咐吗?”

  “没有。”

  “那我先回办公室。”

  “好。”

  -

  H市,半山别墅,客厅里灯火通明。

  邵百川端着宵夜从厨房里出来,安琪与欧倩倩正头靠着头坐在一起,对刚才摄影师下午发过来的照片评头论足。

  照片的主角还是她们二位,上次贺静嘉建议她们自己亲装上阵拍宣传照后,欧倩倩非常赞同这个想法,在邵百川入股《NINA》之时,她也迅速地找了相熟的摄影师朋友,二人着上欧倩倩亲手设计,裁剪的衣服,拍了整整一个下午。

  两个女人讨论了大半个夜晚,都认为对方不错,不过,欧倩倩还是觉是当封面人物宣传还是安琪合适。

  “邵生,你觉得如何?”坐在一边喝茶的邵百川被卷入两个女人之间的讨论。

  于是,邵生这个外行人捧着自家老婆塞过来的笔电,一张一张照片的浏览过去,认真的态度不亚于他在评估价值数十亿的收购案。

  他花了将近一个小时才将那些照片看完,两人女人坐在一边已经哈欠连连。

  他缓缓开口:“依我个人眼光来说,安琪不管穿礼服还是日常穿着搭配,都能将你作品中极具女人味的特色完美地展现出来。”

  在他眼中,摄影师镜头下的她,不管是着极尽奢华的晚装,还是复古洋装,甚至是连身套装,不管是大红,粉红,鲜黄,还是碎花,荷叶,圆点,她都能演绎出其特有的韵味。

  欧倩倩听完他的点评,只有“呵呵”了。

  还说自己是外行人!?照她看,明明内行得不行,能把自己老婆所有的优点一个不漏的说出来,这叫什么外行呢?

  虽然他说的确实是事实,不过她还是要再次呵呵!

  “宣传照你来拍,就这么定了,我先撤了。”

  欧倩倩拍了拍安琪的肩膀,拿起丢在一边的包与外套起身走人。

  大夜了,不能影响人家夫妻的“睡眠”时间。

  -

  “你真的觉得我比倩倩上镜啊?”

  好友走后,安琪浏览着自己的照片,满脸悦色。

  “靓爆镜啊,邵太。”

  邵生一点也不吝啬地夸奖自家老婆,夸得安琪脸都红了。

  “照你这么讲,我是不是可以考虑出道了?”

  “靓归靓,但是要出道的话……”邵生还是不大愿意看到自家老婆抛头露面,不过——

  “如果你真的喜欢的话……”

  他也不好强硬阻拦。

  见他话都只说一半,安琪便知他不大想让她闯某圈,她也不乐意好不好?

  开玩笑,偶尔玩玩还觉得新鲜,真要去混龙蛇混杂的某圈,老爸老妈不打断她的腿外加24小时监禁才怪。

  每天到处赶通告,通宵熬夜都是常事,她不提前衰老才怪,还是算了。

  不过……

  “如果我真的喜欢,你是不是给我开个纪纪公司,专门捧我一个人?”

  邵百川:“……”

  这,会不会玩得太大了?岳父岳母在打断她的腿之前先找他算帐。

  安琪见他不言,冷哼一声:“原来说要支持我一切决定的人,也不过如此。”

  邵百川只能再次无言。

  “怎么?怕我爸妈找你麻烦啊?”安琪就喜欢看他这副无可奈何的模样,继续在这个话题撩。

  邵百川手握成拳,抵在唇边轻咳一声:“若是你真的喜欢想要试试的话,我尽量试着跟爸妈沟通一下。”

  他只能这么回答,至于沟通的结果,他可没半点把握。

  安琪嘴角上扬:“好啊,那这件事就拜托你了。”

  邵百川看她笑得一脸得意的模样,总有一种搬石头砸自己脚的感觉,却又心甘情愿地被砸的那种。

  -

  翌日起来,安琪在餐桌上便开始催邵百川回去跟她爸妈沟通沟通让她出道之事。

  催完,喝了一口牛奶以掩饰自己嘴角抑制不住上扬的弧度,但嘴角是掩住了,眼角的小得意却没有逃过邵生的眼。

  这是故意拿他到岳父岳母面前挡炮灰的意思吧?

  他昨晚想了一大半个晚上,怎么都不相信她就因为那几张照片而萌生出混某圈的念头。

  当然,每个人年纪增长到某个阶段也不排除改变想法想自己从来没做过的事的可能。

  但他对岳父岳母的了解,让她偶尔出来玩玩可以,混圈绝对不可能。所以,昨晚他也一直在思考如何跟岳父岳母沟通的方法。

  只是刚才捕捉到她眼角那抹笑意时,他就明白了。

  她这是在捉弄他呢!

  她哪是真的想混圈啊。

  不过,他还是拿过餐巾拭了拭手,一脸认真道:“我这就上去给妈打电话,你慢点吃。”

  说着,便起身离开餐厅,安琪看着他上楼的背影有些疑惑地蹙了蹙眉。

  怎么都觉得有些不对,是怎么回事呢?

  十分钟后,邵百川从楼上下来,手里还握着手机朝她扬了扬:“我刚跟妈通过电话。”

  然后呢?安琪扬了扬眉。

  “妈让我们两个回去一趟,跟我们好好谈谈。”

  安琪瞪大了眼:“不是说了你跟他们沟通的嘛?怎么又扯上我?”

  “你是主角,这么大件事不在场怎么沟通?”

  “这是不是我妈的话?你不会推脱我没时间嘛?”

  然后好妈肯定会来一句:“你没时间你有什么?”

  安琪握着两只小手好想抓狂。

  “我个人也是觉得你亲自回去一趟比较好,我刚听妈的语气好像也不是很强烈反对,我已经应承她,下午就回去。”

  没理会她抓狂的模样,邵百川温言细语:“若是你真的想出道,还是亲自跟妈谈谈。妈也不是不讲理的人对不对?我陪你回去,不怕。”

  安琪:“……”

  她妈肯定是有事算计他们,她要是不回去,那她一定会杀过来。

  她要她还不了解吗?表面越是平和到时爆发出来就越激烈。

  这下,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人变成她了。

  早知不捉弄他了,她昂着小下巴看他,他好整以暇地回望她。

  平日他跟她妈沟通起来,一般都不会出什么大问题。

  他在她妈眼中比这个女儿还亲,他的话,十之八九她都不会反对,今天不过十分钟时间,他就由“亲儿子”变外人了?

  “邵百川,你是不是算计我?”

  她咬了咬牙。

  “怎么可能?”邵百川无辜地摇摇头。

  真的没可能吗?

  -

  S城。

  谢筱晴与祝生谈得很顺利,原本以为还得奔波数日的事情,圆满解决。

  与祝生告辞后,她回了姐姐家一趟,正好姐夫也在,可惜双胞胎上学未归。

  “最近怎么瘦了那么多?工作很忙吗?”

  姐姐给她倒茶时,看着她清减不少的脸蛋蹙眉。

  ”还好。“谢筱晴在姐姐面前一向报喜不报忧。

  “听说你们远航有个项目需要融资,进行得怎么样了?”坐在一边看报纸的贺子航问她。

  ”已经解决了,多谢姐夫关心。”她很客气地道谢。

  “解决了就好。下次有什么解决不了,可以回来一起商量。”

  既然她没回来,那她肯定是自己有办法解决。

  这是贺子航的想法,他这个小姨子不同她姐姐,她很有自己的想法与主见。

  “知道了。”

  -

  吃饭的时候,姐姐难免又问到她的人生大事。

  “我听说你有男朋友了,下次一起出来吃个饭呀。”

  “他工作很忙,有机会吧。”

  “男朋友做什么工作?”

  问话的是贺子航。

  谢筱晴顿了下才回道:“律师。”

  -

  陆氏。

  叶臻与陆晋同基金会的人开了大半天的会议,确定了此次的慈善公益行计划。明日,陆晋与基金会临时组成的三组考察人员同时出发,前往西南三地贫困山区进行实地考察,具体了解当地小学生的营养健康状况,评估需要援助的学校,一个礼拜后返回S城。

  刚从H市乘直升机回来的安琪听闻此事后,突发奇想,拉着邵百川说要参加这次的考察。

  “这不是旅游,是深入山区学校实地考察,地方很偏僻,交通不便,住宿更加不用提了,你不能去。”

  邵百川对她再了解不过,她这是不想回家见父母的而临时想到的损招,若是其它事情,他还有可能让她去,但是这件事,她不行,她绝对受不了。

  叶臻也表示同意:“安小姐,你还是老老实实准备工作室开业之事吧。”

  有的人,别人越是不想她做的事,她偏偏就要憋着一口气跟你死扛到底,例如眼前这位安小姐。

  她撩了撩垂在身前的漂亮卷发,冷哼道:“少看不起人,我这次跟着去除了好奇,也想尽点绵薄之力行善举,帮助更多的孩子。当然,不排除借助一下同行媒体为我们工作室宣传宣传。”

  这位安小姐,想法还真是多。

  “安小姐打算给我们这次的公益行赞助多少?”叶臻笑问她。

  “那得等我考察回来后跟我的合伙人商量才能决定。”

  邵百川见她无半点开玩笑的意味,扬了扬手机:“要不,先跟爸妈说一下?”

  就算不回去,也得讲声吧?

  安琪伸手,拍了下他胳膊:“明早出发前再讲。”

  要是让他们知道她想要逃离,她妈说今晚直接杀过来也未必,原谅她不孝,她现在一点也不想跟她沟通关于生孩子的事情,除了这件事,她猜不到还有另一种可能。

  所以,能跑一时就跑一时吧。

  “OK,你们自己商量,决定要去的话跟陆晋报备一下,五点之前。”

  叶臻让他们自己做决定后离开办公室回顶楼准备行李,晚上她要飞M国。

  得知安琪要跟去山区,陆怀远只给了两个字:“随她。”

  晚饭后,陆怀远亲自送她去机场,候机时像个不放心自家孩子第一次远行的家长,提醒这个,叮嘱那个。

  孟清雨再次被强行喂狗粮,只能低头刷手机,刷着刷着,刷到叶国礼这几日发给她的信息,公事私事皆有,但大多关心她现在的情况,她一条也回。

  他们,已经搅得太深,她需要冷静一下,才能好好地理清自己下一步该怎么走。

  原本以为,接近叶国礼,不仅可以将罗依莲活活地羞辱一把,更能借此找到她不为人知的秘密。

  但事实证明,在叶氏,罗依莲根扎得比她想像得要深,而且事情首尾收拾得其干净,她除了赔上自己,依然一无所获。

  跟他再这样下去,她根本没有办法抓住罗依莲的把柄,眼看着那个逼她逼得越来越紧的罗依莲表面依然风光无限,她却差点被她陷害入坑,真是让人心烦又焦急。

  她咬着唇,将那些消息一条一条地删掉。

  -

  陆怀远送叶臻上机,临别前吻了吻她鬓角:“我等你回来。”

  孟清雨转过头,望着舷窗外黑沉沉的夜色,心有些微涩,在这个世上,还有没有人在等她?不带任何目的,只因为喜爱她,只因为她是她。

  她是孟清雨,不是谁的替身。

  -

  深夜,万米高空之上,私人专机正平稳飞往M国。

  机舱内,叶臻敲着笔电对方案做再次修改,孟清雨坐在她身侧,帮她补充数据与资料。

  在机上忙了几个小时,这份剪贴,拼凑而成的企划,完美得找不到任何缺点。

  大功告成,孟清雨让空服人员送上两杯红酒庆祝。

  叶臻小饮了半杯便放下,看着孟清雨亮晶晶的眼,挑了挑眉:“有事?”

  孟清雨晃了晃酒杯,红色液体在灯光下晶莹剔透,如同昂贵的红宝石。

  “你是怎么搞定那个女人的?”

  能让罗依莲放弃这么一个大好的可以整她们的机会,叶臻手上的筹码一定极具份量。

  而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拥有这样一份筹码,一定是陆怀远有关,只有他有这个本事挑到罗依莲的弱点。

  她猜:“是不是与研发基地那边有关?”

  “总之,这件事现在在暂时告一段落了。”叶臻未提及半句关于那件事:“我们现在只关注怎么善后就行。”

  虽然她不提,但孟清雨还是猜对的。

  “喂,不是连我也瞒吧?我们可是盟友。”

  “这件事到此为止,我有点困了,先进去睡会。你也别弄太晚。”

  叶臻起身,拍了拍她肩膀往舱房卧室而去。

  孟清雨看着她离去的背影,脸色变得严肃起来,咬着唇若有所思。

  -

  叶臻与孟清雨从飘着雪花的M国机场出来时,陆晋,邵百川与安琪一行人也抵达西南某市,在那边分别乘坐三辆越野车前往计划中的某贫困县几个考察点。

  开始,安琪对车窗蜿蜒的山路与景致都很有兴致,拿着相机拍个不停,但是越往山区里走,道路就越崎岖与颠簸,上坡,下坡,转弯……

  渐渐地,她便有些吃不消,没有心情再拍照,整个人因为路途颠簸而让她有些反胃,想吐又吐不出来,几次之后脸色便有些青白,精神不济地靠在邵百川肩上。

  邵百川知她一时很难适应山区艰苦的生活环境,但没想到他们现在连目的地都没到,她就被折腾得病恹恹,精神全无。

  如果可以,邵百川一定会取消行程返回市区,但这次是他们硬要跟着考察队过来,不可能因为一已之私影响所有人的工作。

  “要不要喝点水?”他抚着她略显干涩的唇低声问。

  安琪摇了摇头,不说话。

  明明胃泛酸,想吐,但嘴巴却是淡出鸟味,就想要吃点什么东西,可她自带的那些零食她一样也吃不下,碰都不想碰。

  邵百川也无奈,拿出手机查看定位,几时可到那边的县城。

  “最快也要四点才能到。忍忍吧。”开车的陆晋从后视镜中看了他们一眼,空出一只手拿起置于中控操作台放着的一盒话梅往后丢:“想吐的话含一颗试试。”

  “谢了。”邵百川接过来,取出一枚放到她嘴边:“要不要尝尝看?酸的。”

  安琪微微开眼看了下,摇头,直接拒绝:“不要。”

  语气虽然绵软无力,却带着抹挑剔的意味,开车的陆晋瞥了眼后视镜哼了哼。

  早知这娇娇大小姐受不了苦,没想到她娇到这种程度,若她不是大BOSS的表妹,他绝对不可能临时带上她。

  没吃过苦的娇小姐,学什么人家体验生活呢!

  他打定主意,等会到了县城,就把她丢在那里随便找间宾馆住下来等他们结束考察。

  这几天他们还要深入到山区几个村的小学,山路陡峭、崎岖,连他这个没吃过什么苦的大男人光上看资料都觉得路途艰难,若只是这位邵生跟着应该没问题,但邵太绝对不行,到时若是带她进山,绝对会是个大麻烦。

  面对陆晋的冷哼,邵百川只能无奈的苦笑,若不是他的纵容,她也不会吃这苦头。

  但转念一想,她也不小了,偶尔体验一下不同的生活与经历,这对她来说有益无害。

  他就是用这样的理由说服岳父岳母的。

  他现在后悔的话就是打自己的脸,于是他只能低声安抚她:“很快就到了,再忍忍。”

  艹,现在的人都这么喜欢到处撒狗粮秀恩爱的吗?

  陆晋又是一阵不屑。

  坐在副驾驶室的一名基金会的志愿者倒是从背包里掏出一个玻璃罐朝后面扬了扬:“要不要试试我这个?”

  “什么鬼东西?”陆晋分神看了眼,语气有些不屑。

  志愿者叫林慧洁,20出头的女生,目前在S大读研一,是个性格开朗,爽直的女孩,一路上与陆晋聊得倒是投机,只是与后座的邵百川他们不熟,有些拘谨,也没什么共同话题,而且邵太看起来也不怎么喜欢跟不熟的人聊天,所以作罢。

  不过看她现在被晕车折磨得奄奄一息的模样看起来挺让人心疼的。

  “这不是什么鬼东西,是我妈独家秘家泡制的生姜、豆角……每次坐车出远门我都会自带一罐,晕车想吐没胃口的时候嚼两根,特别的酸爽!怎么样,要不要试试?”

  小林姑娘热情地推荐。

  陆晋不为所动,安琪连眼都不开,邵百川笑着应了声:“多谢。”后,转脸过来看着安琪:“这不是跟嫲嫲家里淹的泡菜差不多嘛,要不我们试试?”

  安琪虽然从小娇生惯养,对吃的要求一向极高,但是却对家中长辈们泡制的小菜极为钟爱,次次回家都要端着只小碗吃到满意为止。

  她开眼,看到林慧洁手里捧着的那一罐东西看上进心来确实跟家中长辈中做的差不多,一想这,口水都想流,于是,点了点头。

  不到十分钟时间,林同学的私藏就被安小姐给吃光了,酸脆香辣又爽口,吃完后,安琪觉得自己的精气神都回了大半,看得开车的陆晋目瞪口呆。

  这破玩意,这么神奇?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陆太太的甜婚日常,陆太太的甜婚日常最新章节,陆太太的甜婚日常 飘天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