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条流畅的跑车在绵长的海岸线公路上呼啸而过,打开的敞篷将坐在副驾上的女子的黑色长发吹得乱七八糟。

  一侧是海浪涛涛的大海,一侧是悬崖峭壁,白天在这样的公路上驾车,是一种享受,但是夜晚也有不少年轻人喜欢在这里呼朋唤友,飙车。

  往日霍希安与傅衍他们几个也经常在晚上驾车过来,对这边的地形再熟悉不过。

  车子在海岸边的灯塔停了下来。

  S城海岸线公路的灯塔有点类似加洲1号公路的鸽点灯塔,圆形塔砖,白色塔身,高高耸立在悬崖边,塔身周边种满鲜花,白天很多游人慕名而来,夜晚驾车经过的也有不少人下车到观景台拍摄灯塔夜色。

  霍希安与贺静嘉没有下车,车子停下来后,霍希安抽出一根烟点上,一只纤白的手伸到他面前——

  “给我一支。”

  贺静嘉面无表情。

  霍希安看了她两秒,确定她是认真之后,将烟盒及打火机丢给她。

  贺静嘉取烟,点烟,咬烟的动作都很熟练,但抽了一口后连连呛了好几声,没好气地地嘴里的烟扔到了车外。

  “什么烂烟,难抽死了。”

  她一边呛声一边嫌弃地骂。

  霍希安一手搭在车窗上,轻飘飘地吐出个漂亮的烟圈后才慢悠悠道:“不会抽就不会抽,别诬赖我的烟不好。”

  下一秒,他的烟盒连同那只限量版的打火机就被人甩到了车外。

  霍公子还未来得及骂人,耳边传来一阵刺耳尖锐的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伴着车门重重甩上的声音,男人暴躁的粗口声随即而来……

  “X你八辈祖宗……老子的车刚提回来的就……”

  “我八辈祖宗太爷,阿爷,老爸,小叔都在,你对哪个有兴趣?”

  霍希安冷冷地望向那两只正欲抬脚踩上他跑车引擎盖的年轻人身上。

  俩年轻人听到这把熟悉的声音,踩在半空的脚硬生生地停了下来,跑到驾驶门前,弯腰看清是他们时,满脸笑容地打哈哈——

  “呀,是希安哥同嘉嘉姐,赏夜景?”

  “呵,希安哥嘉嘉姐真是浪漫透了……”

  “不打搅你们的浪漫夜晚了……”

  两个刚拿到驾照的小年轻屁颠颠地跑了,贺静嘉朝他们的背影扬声道——

  “禾仔,有无砸坏你车窗?让车行将维修费用寄给我……”

  “不用了,嘉嘉姐。”

  刚遭受无妄之灾的小跑车几秒之内消失得无影无踪,车内的两人再度沉默,耳边只有呼呼的海风,偶尔还有车子行过的声音。

  霍希安抽完一根烟,转脸看向将下巴靠在车窗上看着不远处在微亮的塔灯下起伏的海水的贺静嘉,薄唇轻启——

  “怎么不说话?”

  贺静嘉趴着没动。

  “不是你有事要跟我说吗?”她不答反问。

  “刚才跟小叔谈什么?”

  “不关你事。”

  “贺静嘉,我跟你说认真的。”

  霍希安真的动气了。

  “我哪里让你觉得不认真?”

  这回贺静嘉终于回过头看他。

  霍希安不想再同她做无畏的争执,深深地吐出一口气。

  “小叔跟林菲菲解除婚约了。”

  “我知道。”

  “那天从邮轮离开之后,你跟小叔是不是在一起?”

  ‘在一起’三个字,他咬得特别重,他相信她应该知道,他指的‘在一起’不单单指字面上的意思。

  “是又怎样?。”

  霍希安只觉得太阳穴突突地涨。

  “那你知不知道,太嫲入院就是因为小叔跟林菲菲的事情?贺静嘉,你到底想闹到什么地步?让阿爷,阿嫲也一起入ICU?”

  “我闹?”无故被人指责一通的贺静嘉火气也上来了,“是我让他回来解除婚约的吗?是我惹他们生气入院的吗?我连话都没有来得及说上一句呢,你一开口就想将责任都往我身上推?”

  “你能否认这件事你一点责任也没有?若不是你不听劝一定要自己上赌船怎么会出事?你不出事小叔会这么死赶烂赶去找你?小叔将你找回来,我不知道你们之间到底怎么发生的,但以我对小叔的了解,他绝无可能对你出手……”

  “就是我故意勾引他的,怎样?”

  “贺静嘉……”霍希安满脸怒容,“你还能再不要脸一点吗?”

  “呵……”贺静嘉冷笑一声:“说到不要脸,我哪及霍公子一半呢?吃完不负责就算了,还要毁尸灭迹……”

  闻言,霍希安脸色极其难看,但在她的冷脸之下,他无言以对。

  “霍云易回来同林菲菲解除婚约的事情我真的不知情,太嫲一向都疼我,我也不想惹他们不开心,可是喜欢一个人又有什么错呢?人生那么短,总得做得自己喜欢的事,总得跟自己喜欢的人开开心心地在一起吧?”

  霍希安:“……”

  他不知道真正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样的感觉,所以,这个话题,他没有发言权。

  但是——

  “你跟小叔,不可能……”

  至少现在,他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

  以后,谁知道呢?

  “都为了别人而活有什么意思?为了道德人伦而委屈自己,那不是我贺静嘉。我改变不了别人想什么,说什么,但我可以选择不看,不听,我无所谓,只是……”

  光是她一个人这么想,是远远不够的。

  只有她一个人想要努力,那注定是一场没有结局的故事。

  而她,怎么会甘心?

  都说爱情是一场豪赌,为了她一生一次的爱情,她愿意倾尽所有。

  赢了,她获得一个未来。

  输了?

  不,她不会输的。

  -

  霍云易刚从电梯出来,林菲菲的身影便迎了上来。

  女人一脸憔悴,眼睛微微红肿着,应该是哭了很久。

  “云易……”她一开口,眼泪就忍不住往下掉。

  “我们到外面谈。”

  霍云易低声道。

  -

  咖啡厅里很安静,角落的卡座里时不时传来女人压抑的低泣声。

  “别哭了。”

  男人将一方白色手帕递到她面前。

  林菲菲抬头,泪眼朦胧间,时光仿佛倒退到两年前的那个晚上,她坐在酒店门前的台阶上,也是这个男人给她递了一方手帕,让她别哭了。

  若是那天晚上,她没有接他的手帕,她与他之间的种种是否都不会存在?她也不会如同现在这般难受?

  只是现实没有如果。

  “我到底哪里做错了?你说我改,行不行?”

  话一出口,她再度失声落泪。

  他一回到S城,第一时间找她提出解除婚约之事,不理会她的眼泪,不理会她的质问,不理会她的斯歇底里。

  她反反复复地问:她哪里不好?她哪里做错了?

  他却都只是那句话:她没有哪里不好,是他没办法给予她想要的婚姻。

  他说,不管她提什么条件,他都可以答应她。

  可她唯一想要的,就是与他结婚啊。

  “菲菲,该说的我都已经说了,你还年轻,不应该将自己的一生交给一个不能给你幸福的男人身上。”

  言尽于此,他不知他还能再说些什么来安慰一个被他退婚的女人。

  不能给予她所想要的,不管说什么都错,说什么都无力。

  “你不是我,怎么知我不幸福?云易,不管过去发生过什么,我们都一起忘了,重新开始好不好?我知阿嫲,爸,妈因为我们的事情都还在医院……”

  “菲菲。”霍云易打断她,声音依然很温柔,却还着一抹不容抗拒的坚决,“家中长辈确实深受这件事影响,但那是我的责任,我会处理好,你不用担心。我们之间的事情,很遗憾,只能到此为止。”

  感情之事,最忌讳拖泥带水,他懂。

  既然已经决定了,就不要再给人任何希望。

  有些事情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结局也是伤悲。

  “很晚了,你早点回去休息。有什么事情直接联系阿钦。”

  他率先站了起来。

  “能不能再问你一个问题?”她叫住他。

  他顿住,“你问。”

  “你到底有没有喜欢过我?”

  终免不了,女人都要问的问题。

  就算,明知对方会给她发张“你很好,但我们不适合。”的好人卡。

  而霍云易回给她的是两个字:“抱歉。”

  这两个字,像是一把锋利的刀插入她的心脏,疼得她脸色惨白。

  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不喜欢一个人也能对她这么好,好到让她觉得他是爱着她的。

  “你想跟她在一起,对不对?”痛极,她反而哭不出来了,“你们这样的关系?你们在一起?”

  这是第二个问题了,但是——

  “这是我们自己的事情。”

  这辈子,他不会再有结婚的打算。

  说完,他不再理会她,迈步离开。

  他自己的事情?林菲菲眼泪又掉下来。

  他跟贺静嘉,贺静嘉与霍希安,这能是他自己的事情?

  呵,有些爱情,终究还是敌不过世俗的。

  她就不信,他们真的能在一起。

  -

  林菲菲从咖啡厅出来时,心情依然低落十足,低着头差点撞到人。

  “林小姐,小心。”

  男人扶住她肩膀,待她站稳后立刻移开手,后退两步。

  是霍云易的贴身保镖之一阿何。

  “夜了,霍生让我送您回去。”

  都分手了,还能这么温存体贴?

  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对她余情未了。

  她没有拒绝,上了车,被她忽略了大半天的手机响了起来。

  她看了一眼号码后就按掉,随后一条信息发了过来——

  “目前只能查到那天晚上同贺静嘉一起上船的是H市红星Maggier,目的不详。”

  她看完后,删掉了信息。

  -

  翌日,霍老太太尚未清醒,继续留在ICU病房。

  霍云易的父母倒是没多大问题,贺静嘉与霍希安一早来院探望时,二老正同主治医生说要出院之事。

  “爷爷,嫲嫲,对不住,昨晚回来晚了怕吵到你们休息就没过来。”贺静嘉乖巧地坐到二老身前。

  “嘉嘉有心啦。”霍夫人牵着她的手,心中叹息一声,“看到你回来嫲嫲就开心啦。”

  “以后我就可以经常陪爷爷嫲嫲饮早茶啰!”

  “最近工作不忙咩?”霍夫人好奇。

  “嘉嘉回来想自己做项目还是过来帮爷爷手?”霍爷爷关切地问道。

  前阵子她与云易要谈的新能源项目因项目本身的技术原因暂且搁置,贺静嘉能回来自家公司做事,他可是一百个赞成的。

  虽然不想承认,但这个孙媳妇的做事能力确实比希安要强一些,自家孙儿也不是笨,但总感觉没将全部心思用在事业上。

  “爷爷,我可不可以有第三个选择?”贺静嘉将脸靠到霍夫人的肩侧,笑咪咪地望着霍父。

  闻言,坐在对面的霍希安从桌底伸腿过来,踢了她一下,提醒她别乱来。

  从不吃亏的贺小姐脚跟一转,高跟鞋直接踩住他的皮鞋头,力气很大,霍希安忍不住蹙眉瞪她——

  【放开!】

  【不放!】

  二老并未注意到两只小的暗流涌动。

  霍父也算是很了解贺静嘉,有些调侃道:“是不是想跟云易?”

  “爷爷还是你最了解我。我刚回公司,对公司的具体运作还不是非常熟悉,让小叔带我一阵子熟悉熟悉啰。”

  “我熟,跟我吧。”霍希安真是怕她了。

  一波未平一波未起就麻烦了。

  但是,自家人都给自己拆台了。

  霍父扫了一眼自家孙儿:“你先顾好你自己再说,嘉嘉还是让小叔带着比较好点。”

  霍夫人看着老头子,又看了一眼贺静嘉,动了动唇,终还是没有开口。

  霍希安:“……”

  他还能说什么?爷爷嫲嫲要是知道他们俩个……

  霍希安什么也不能说,不敢说,而贺小姐脸上得意的笑容怎么也掩不住。

  一家人坐在一起聊天,气氛还算是轻松。

  “爷爷,嫲嫲,以后你们天天心情这么好就不会来医院了。”贺静嘉开心地给每个人添了茶。

  “哼!”霍父冷哼一声,“医院这地方谁都不想来,若不是你小叔几十岁的人了还跟小孩子心性一样朝令夕改,我同你阿嫲也不必遭这口气。”

  霍夫人一提这事又是一声叹息:“我真是怕他一辈子都不结婚。”

  贺静嘉将小巧的茶杯递到霍夫人面前:“嫲嫲,小叔不是小孩子啦,不用担心那么多。你看看你们金孙都那么大了。”

  她朝霍希安使了使眼色。

  霍希安心里冷哼一声,嘴角弯了弯,挤出一抹笑容:“是呀,阿爷阿嫲,你们不要操心小叔的事情。我跟嘉嘉已经决定要努力造人,争取明年给你们抱曾孙。”

  这下,二老果然开心得不行。

  但贺小姐可开心不起来,但如今这情形,她能说她正打算跟霍希安离婚吗?

  她确实是不在乎外人对她的看法,可她也不是个没有孝心的人。

  要怪,就怪霍希安这贱人,在这个时候又坑她一把。

  一提到这个生娃这件事,霍夫人话题瞬间多起来,从备孕到生产,育儿,听得贺静嘉头好疼,而霍父与霍希安已经坐到沙发另一侧,聊其它话题。

  就在她正要找个借口离开时,霍云易推门而入,见到的就是自家老母亲拉着贺静嘉说个不停的情形。

  “聊什么这么开心?”

  他神色自若地走过来。

  霍夫人脸上笑意收敛下来,看来还是有些恼儿子。

  “当然是聊些开心的事情啰。不像有些人,只知道惹人不开心。”

  “妈,惹你跟爸不开心确是我的错。”霍云易在她们对面坐下来,伸手拿起一个苹果削起来,“说吧,要怎样才能原谅我?”

  “赶紧找个合适的女人结婚啰,要不然嘉嘉跟希安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你还是光棍一个,丢不丢人?”

  闻言,男人正在削苹果的动作顿住。

  “这么快吗?”他语气平静,然后继续手上的动作。

  “快吗?”贺小姐看他一脸平静的模样,咬了咬牙,一抹调皮的捉弄在眼底闪现,红唇微扬:“对呀,说不定现在都有了也很难讲。”

  说着,双手还故意按了按肚子。

  霍希安:“……”

  霍父老脸一红,轻咳一声。

  霍夫人呵呵笑:“唉呀,嘉嘉,女孩子矜持一点,矜持一点。”

  “妈,吃片水果。”霍云易将削好的水果递给母亲。

  “我也要。”贺小姐骄气地哼了哼。

  霍云易递了一片过去,眉眼低垂,让人看不清他眼底的波涛暗涌。

  “出院手续已经办好了。希安你送阿爷阿嫲回家。嘉嘉,你跟我去公司,我有事情要交待你。”

  有条不紊地交待完,他便起身往外走。

  -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陆太太的甜婚日常,陆太太的甜婚日常最新章节,陆太太的甜婚日常 飘天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