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为陶熙环那封邮件,叶臻在翌日早早起来就开始关注H市各大媒体,可一直到开市时间,依然风平浪静。

  这个陶熙环在搞什么?

  10点离开办公室,到会议室同邵百川等人开会,继续探讨NSA案子。

  11点53分,分析师Andy刚刚跟所有人讲解完新的财务数据模型。

  叶臻置于手边的手机震动了两下,提示有新邮件,来自陶熙环。

  “一分钟后看戏啰。”

  11点55分,办公室的宽屏显示器上,女主播正用略显高昂的声音播送新闻稿——

  “……今日11时30分,国外某财经网站爆出一份关于江海集团主席江天豪先生的病历证明,确诊江生患上肝脏硬化……而昨晚,江生刚刚在XX酒店庆生……”

  新闻爆出后,江海集团公关发言人第一时间指责别有心机人士利用外媒体网络散播虚假及误导性新闻,并称公司律师团已介入。

  12点整,市场休市,江海集团股价暂时未有任何波动。

  “这么关注江海?买了他们公司股票?”

  邵百川敲门而入时,看了眼屏幕上滚动播出的新闻事件笑问。

  “不是。我在想,是谁胆子那么大,敢这么明目张胆同江生作对。”

  “不外乎竟争对手或投机机构、个人。”邵百川耸耸肩,“要么就是自家人。”

  “邵生觉得哪一种最有可能?”

  “不好猜测。半个小时后会议继续,快点用餐。”邵百川瞄了眼叶臻放在桌上未动半分的午餐。

  “好。”

  邵百川离开后,叶臻拨了陶熙环的手机,这回通了。

  “是你干的?”

  “不是。”

  “只有你手上有那份东西,你还否认?”

  “叶小姐,放心,牵扯不到你身上的,你尽管看戏好了。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忙,88.”

  陶熙环挂机。

  叶臻看了看时间,估摸着陆怀远还没起床,本欲拨号的动作停了下来,心里却有些不安。

  若不是被叶璃窃听了那段录音,她现在或许真的可以以局外人的身份去看这场戏。

  可现在,真的不行。

  陆怀远让她不必担心,她怎么可能不担心?

  除了担心,她再次懊恼自己不够小心谨慎。

  这次事件,不管陶熙环是用了哪种方式,都掩盖不了自己曾是主谋的事实,若是叶璃也学陶熙环的方式将那段录音流传出去的话……

  手机震动声将她散乱的心神拉了回来。

  是陆怀远。

  看到屏幕上的名字时,叶臻散乱不安的心似是一点点地聚拢而归。

  “吃饭没有?”

  电话一接通便听到他熟悉的声音,叶臻握着手机的手紧了紧,声音有些低落地回了一个字。

  “没。”

  “江海的事情不必担心,好吗?”

  “啊?”叶臻惊讶极了,“这么快你就收到风声了?”

  陆怀远低笑一声:“我有顺风耳。”

  事实是他出国之前,让人紧跟江海及江天豪的一举一动。江天豪病情被曝光之后不到十分钟他便收到消息了。

  知她心底一直不放心这事,所以,他第一时间打电话回来给她。

  “其实昨晚陶熙环就给我消息,让我今日看好戏。我早应该猜得到是这事,但我没想到是外媒率先爆光出来。我担心的是江天豪会不会追查得到病历泄露的根源或者叶璃会不会也趁机打火将那份录音爆出去……”

  “慌什么呢?不管发生任何突发事件我们首先要做的就是不能自乱阵脚。总之,你只要记住,这件事与你无任何关系,我们静观其变就OK了。”

  他的语气,明明没有任何的教训意味,但叶臻听起来,心里却有些难受。

  “对不起。”

  他之前也跟她说过要以静制动,可事情真的爆发出来之后,她还是慌了。

  她还是太嫩,风浪刚起个头,她便开始心惊胆战了。

  他对她,会不会很失望?

  他一心一意要栽培她啊!

  陆怀远莞尔。

  女孩语气里的低落,他又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傻气。”他的声音温柔又温暖,透过电波,穿过万水千山传到她耳里,钻进她心底:“你是我老婆,说什么对不起?哪家孩子学走路不是一步三摇,跌跌撞撞,蹒跚前行?你只要记住,就算摔倒了也有我在身后,不用害怕。”

  叶臻听着听着,忍不住眨了眨眼,晶莹的泪珠砸落到桌面上摊开的文件。

  “我不怕。”

  她低泣着回应。

  她不怕风浪,不怕摔倒,因为有他。

  “不哭了,嗯?”她听到他好听的低笑声,“万事都有我陪着你。现在先吃饭。”

  叶臻听话地挂了电话吃午餐,心虽落定,但依然还是关注此次事件。

  是谁想要置江海集团于不利呢?可怀疑的对像实在是太多了。

  陶熙环是有些小聪明,但他没有那么本事吞下江海这头大巨象。

  所以,境外沽空机构,竟争对手或仇家才是这件事的主导。

  当然,陶熙环也绝对的脱不了干系的,还有许泽玮,他就是专门干一行的,就算不是他放出那个消息,他也绝对不会错过这个赚钱的机会。

  午饭过后,正好是下午股市开盘时间,叶臻在会议正式继续开始之前,看了眼江海的股价,一开盘便开始小幅下跌。

  会议室里几名主管都浅谈了几句关于江天豪病历门事件,邵百川进来之后回归他们的话题。

  叶臻努力撇开江海事件,集中精神投入到案子的探讨当中。

  离投标期限还有十五天,他们必须反复确认方案的可行性及价格的最终敲定。

  中途休息时间,叶臻拿着手机刷了一下新闻,江海集团公关发言人及律师代表在半个小时之前召开记者招待会,称江天豪本人身体状况极佳,病历证明纯属造假,江海将会对造假者及境外网站提起诉讼。

  谁知招待会刚结束,境外网再度爆了一份关于江天豪一家挂在大儿子名下的公司借壳上市做假帐的消息……

  不用再看盘也知道江大少那家公司可能就要玩完了,江海集团肯定不会出手去救,而且连江海本身也深受影响。

  -

  晚上十点,持续一整天的脑力震荡会议结束。

  邵百川敲了敲门对还在办公桌后面专注于电脑屏幕的叶臻道。

  “怎么,还不想回家?”

  叶臻正在看新闻,媒体都在猜测是谁在出手狙击江海集团。

  “嗯,我马上就好。”

  叶臻关掉网页,将笔电合起来。

  她坐邵百川车子回家。

  当然,若是邵百川有其它事不在,司机与保镖也会在楼下等她。

  车子离开公司时,叶臻问起了邵百川对此次事件的看法。

  “对江海出手的是嘉禾集团。”邵百川很直接道。

  “嘉禾集团?”

  “H市排名前五的大财团之一,是这些年在生意场上一直与江海明争暗斗得最厉害的敌手。”

  “原来是他们啊。”叶臻拍了拍胸口,呼出一口气。

  “有兴趣的话趁低吸纳狠赚他一笔。”

  “邵生是不是打算入手?”叶臻笑问。

  邵百川耸耸肩:“有这个打算。”

  毕竟有个很能败家的老婆,有赚钱的机会当然要赚一笔的。

  “邵生打算怎么赚?”

  叶臻很有兴趣听听邵生的高见。

  -

  与此同时,对此次爆发事件有兴趣的还有许泽玮。

  “许生,明日开市我们是否要加仓买入江海?”助理冲了两杯咖啡进来,放到桌面上后在正对着笔电的许泽玮对面坐下来。

  “先沽空嘉禾。”许泽玮端起咖啡喝了一口,慢悠悠道。

  助理抬了抬眉:“这次嘉禾对江海出手,最终目的肯定是全面收购江海集团。他们手上掌握着的肯定不仅仅是江天豪的病历证明这一点;反之江海当然不可能坐以待毙,两个死对头互相抬高价格,我们沽空的话风险会不会太大……”

  许泽玮笑,将笔电屏幕转过来给助理。

  “嘉禾这几年一直落于江海身后,想吞了江海的野心路人皆知,但也要看他们本身是不是真的那么干净没有把柄落在别人手里。”

  助理看着屏幕上显示的关于嘉禾集团财务总监涉嫌贿赂外资银行高管,以换取嘉禾在该银行的信贷批核资料,瞪大了双眼。

  “所以,许生的意思是要断了嘉禾的财路,让他收购计划失败……”

  “夜了,早点回去休息,明日做事。”

  许泽玮淡淡吩咐,将笔电转了回来。

  “许生,你也早点休息。”

  助理刚离开,手机便响了起来。

  他瞥了眼号码后,没多加理会。

  铃声响了一会后便自动停了,他合上笔电,关了台灯,拿起手机离开办公室。

  T国国际机场。

  “妈,他没接电话。要不要继续打?”

  叶璃拿着手机询问母亲。

  “不想接你电话的人,你再打一百遍他也不会接,算了。登机时间到了,走吧。”

  罗依莲拎起随身包包从沙发上站起来,叶璃跟在母亲身侧一同往外走。

  “妈,您说这件事是不是许泽玮做的?”

  “很难讲。”

  “若是我把那个录音放出去的话……”

  闻言,罗依莲顿住脚步,侧过头看着女儿一脸严肃道:“这件事与我们无关,暂时不要给自己添乱,我们看看就行,明白吗?”

  叶璃不是非常明白,但还是点了点头,“好吧。”

  罗依莲看出女儿不解,淡淡解释:“你想用这份录音让叶臻及陆家卷入这场混战的心情,妈知道。但是,光凭这一点,除了能让江家对叶臻及陆家有嫌隙外,他们并没有受到任何实际上影响与损失,江天豪过生宴上你应该也清楚,陆家根本不在乎与江家有嫌隙,我们暂时不要给自己制造更多的敌人。”

  璃儿手中的这份录音,叶臻与陆家都知道,若是流传出去,不管是不是她们做的,她们都是陆家第一怀疑对像。

  在这个时候,与陆家为敌,万万是不妥的。

  更别提,陆怀远前阵子还追查到了他们在T国研发基地的一些事情,她不能冒险。

  这件事,罗依莲并没有同女儿说起,有些事情不想也不能让她知道。

  “知道了。妈,要不要再给爸打个电话?”

  “不用了。”

  “哦。”

  虽然母亲说不用,但叶璃还是发了个消息给父亲。

  -

  S城,叶氏。

  孟清雨打了几个电话,陶熙环都没有接。

  看了看时间,十一点四十,估计是在女人堆里鬼混了。

  她冷哼一声,端了杯参茶往叶国礼办公室而去。

  叶国礼还在处理公文,孟清雨将茶杯放他桌上时,他头也没抬地说了句——

  “夜了,你下班吧。”

  孟清雨低眼看着一脸冷淡之色的男人,柔声说了句:“我等你。”

  说罢,便转身往外走。

  她的身影才消失在门口,原本埋首于公事的男人却丢开手中的笔,整个人往后仰躺着,双手揉了揉有些疲惫的眉头。

  脑海里回荡着是那天登机回来时,罗依莲的那番话——

  “你觉得她一个年轻的女孩是喜欢你的人还是你的钱?男朋友三番两次带到你面前呢,叶国礼,你醒醒吧。凡事适可而止,不要让我们撕破脸撕得太难看。”

  罗依莲一向很聪明,她看得出来他与清雨有暧昧,迟早的。

  她的意思也很明白,她可以原谅他这次的出轨行为,适可而止,他们的家庭,事业还能保有现在的模样……

  他也反省,他有家庭,她也有男友,不再去管喜不喜欢的问题,就这样算了。

  只是,出轨这东西,有时候就像染了毒瘾一样……

  她一句温温柔柔的“我等你”便让他这两天刻意保持的冷淡与疏离土崩瓦解。

  他站了起来,往门外走。

  孟清雨刚收拾好桌面上的文件,陶熙环回电了。

  “清雨,找我什么事?刚才太吵没听到电话响。”

  伴随着男人清晰的声音入耳而来的还有些吵杂的声音,不是在酒吧就是在KTV,要不就是什么鬼会所。

  “是不是打扰你跟女人约会?”

  “没有,跟人谈事情。几时回来,要不要我去接你?”

  孟清雨没理会他,直接问重要事情:“江天豪那件事是不是你做的?”

  陶熙环还是吊儿郎当的态度,“你关心我?”

  孟清雨冷哼一声:“我是担心连累到我。你也不看看自己什么水,去跟江天豪硬碰硬?”

  陶熙环笑:“放心,他就算想搞死我也连累不到你。除非你是我老婆啰,怎么样,要不要嫁?”

  孟清雨也笑:“嫁你?好啊。”

  陶熙环:“那我明天让阿嫲找人看日子提亲,你几时回来我们去看婚戒指,酒席想怎么摆,在哪摆,摆多少桌全由你说了算,好不好?”

  孟清雨:“没有亿万身家我不嫁哦,陶生赚到了吗?”

  陶熙环:“目前没有,不过快了。我陶熙环怎么可能让老婆吃苦,对不对?清雨,先叫声老公听听……”

  孟清雨瞥了眼办公室门口的方向,脸色冷下来:“叫老公?发梦呢?相信很多女人愿意做你一夜老婆。打你电话只是想提醒你,要跟江天豪玩,小心哪天玩到命都没了。”

  “老婆仔,你关心我?”

  “滚。我是担心你阿嫲白发送黑发人,还有阿玉……总之,你们自己好自为之。”

  孟清雨挂了电话,提起包再度往叶国礼办公室而去。

  敲了两声后推门而进,叶国礼正背对着她站在落地窗前抽烟。

  听闻身后的脚步声越来越近时,他吐出烟圈转身过来,面无表情地对着离自己两米距离之远的孟清雨冷声道:“下次没有我的允许不要随便进我办公室。”

  孟清雨怔愣了一下,很快就回神过来,清透水眸对上男人冷然的眼底——

  “是我越逾了。叶董,那我先下班了。”

  有礼的道歉,孟清雨挺直背脊转身离开。

  门无声合上的那瞬间,叶国礼有种抬脚追出去的冲动,却终究还是忍住了。

  -

  电梯里,孟清雨面无表情盯着电梯往下的数字,心思千万里。

  -

  ------题外话------

  今日走陆生陆太剧情,明日霍生贺小姐,么么达。爱大家。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陆太太的甜婚日常,陆太太的甜婚日常最新章节,陆太太的甜婚日常 飘天文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