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一贯只有两个人的桃山,从今天开始变成了三个人。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穿破轻薄的山雾,余洛提着两个装满水的水桶,轻松的走在尚有积雪的山道之上,脚步平稳,身形矫健,桶中的水竟是未洒出一滴。

  在他的身后,狯岳如同以前的他一般,摇摇晃晃的提着两桶水,脚下一步一步的挪动着,死死的顶着走在前面一脸轻松的余洛,却是没有注意脚下,整个人一滑,直接摔了一嘴泥,原本洁净的衣服瞬间满是泥水,两个水桶也是咕噜噜的沿着山道摔了老远。

  余洛听见动静回过头,只见狯岳已经从地上爬了起来,并没有受到什么伤,余洛也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轻轻叮嘱道:“小心点。”

  “是,师哥。”狯岳拍了拍身上的泥土,随后抬起头,看着余洛轻松写意的背影,眼中凶光一闪即逝,双手紧紧的握拳,直到余洛的背影消失在山道上,才是转过头去捡水桶。

  ……

  虽然桃山多了一个人,但是余洛的日常还是跟之前没有什么区别,每天照样是劈柴挑水挥剑以及那永远都无法成功的雷之呼吸一之型,与以前的区别就是多了一个师弟。

  说来也奇怪,狯岳平时对于余洛也是非常有礼貌,有不懂的地方就会问,不仅不是熊孩子,甚至还非常让人省心,按理说这样的孩子应该挺让人亲近的,可是余洛就是对他亲近不起来。

  “雷之呼吸,一之型霹雳一闪!”

  空气之中雷光乍现,寒气四溢的利刃深深的卡在粗壮的树干之中,余洛用力抽出太刀,眉头紧皱,喃喃自语:

  “呼吸方法也没错,为什么这一招就是不成功呢?”

  思索了半晌,余洛百思不得其解,他练习这一招已经快五个月了,如果说刚开始是自己的呼吸有问题,但是现在他的呼吸已经与桑岛慈悟郎使用这一式的呼吸一致,可是还是无法将这株桃树一斩既断。

  摇了摇头,余洛再度摆出了架势,调整着自己的呼吸,全神贯注的看着粗大的树干,半晌后,山顶之上再度爆发出闪亮的雷光……

  晚饭的时候,三人围坐在锅边享用着自己的晚饭,桑岛慈悟郎一丝不苟的静静吃着,余洛则是满脸的沉思,思索着一之型的使用要点,寻找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屋内一派沉默,只有食物的咀嚼声。

  “师哥,”狯岳突然开口,将余洛从沉思中惊醒,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怎么了?”

  狯岳的眼中闪过一丝鄙夷,但是很快的被他掩藏了起来:“师父说我明天就可以尝试练习一之型了。”

  “恭喜啊。”余洛内心有所牵挂,心不在焉的敷衍了狯岳几句,狯岳有些不愉,但是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乖乖的低头吃饭。

  今天的天色有些不好,夜色昏暗,昏黄的月亮被厚厚的乌云遮盖,天地之间一片漆黑,不知何处的狼啸声传了过来,湿润的风拂过三人心头。

  “看来今晚应该就是惊蛰了。”桑岛慈悟郎盘膝坐在走廊上,看着不是很好的夜色,意有所指的对余洛道:“今晚应该有春雷,不要睡太早了,小心被雷声吵醒。”

  “知道了。”余洛双手撑着木地板,心不在焉的回着桑岛慈悟郎的话,洗碗的活已经被他用师哥的威严扔给狯岳了。

  厨房之中的狯岳自然也是听见了两人的对话,右手用力的握拳,不服气的看着余洛。

  ……

  夜深人静,木屋熄了灯火,余洛被沉闷的空气憋的睡不着,翻来覆去半天,最终想起了桑岛慈悟郎的话,穿上衣服抹黑出了房门。

  “臭小子,大晚上的不睡觉,跑出来干嘛!”刚出的门,一个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声音在余洛的耳边响起。

  “不是你叫我别那么早睡的吗?”余洛无奈的回应着桑岛慈悟郎的话,黑暗之中,桑岛慈悟郎露出了一丝余洛从来没见过的笑容,一闪即逝。

  “还算听话。”桑岛慈悟郎带着一丝满意的道:“好好看今晚的春雷吧,对你修习雷之呼吸有好处。”

  听了桑岛慈悟郎的话,余洛有点犹豫的开口询问:“那个,老爷子……”

  “嗯?想问一之型的事?”

  “对。”

  “自己好好想想呼吸法是什么,型又是什么,明白了,一之型你就能学会,不明白,你……就修习二之型去吧。”

  桑岛慈悟郎的话语很轻很轻,却依然使得余洛陷入了深思。

  “呼吸和型……”

  不过两人都没注意到,狯岳原本紧闭的房门悄悄的开了一条缝,一个人影正坐在门后偷听。

  “可恶的老头子,居然开小灶!”狯岳此时哪里还有平时乖乖的模样,清秀的脸庞因为愤怒嫉妒而嫉妒扭曲,眼中泛着凶光。

  就在此时,天边一道沉闷的雷声毫无征兆的响起,一道闪电如龙似蛇,直接撕裂了夜幕,转瞬即逝,但是那华丽的电光却深深的印在了余洛的眼眸中,虽是刹那,却已永恒。

  雷动风行惊蛰户,天开地辟转鸿钧。

  春雷乍响,万虫蛰伏。不仅是天边炸响春雷,余洛的心中也是有一道春雷炸响,银蛇撕开了他心中的迷雾,令他恍然大悟。

  “我懂了!”余洛欢呼雀跃,困扰他接近五个月的难题在这一声春雷之下彻底分崩离析,他已经知道自己的一之型为什么总是修炼不成功了,在兴奋之下,直接是一把抱住了桑岛慈悟郎那不到自己腰间的身体,如同一个孩子一般兴奋的大喊大叫了起来。

  “给老夫松手!”桑岛慈悟郎狠狠举起自己的拐杖,对着余洛的屁股狠狠的来了一记,余洛吃痛之下不由的松开了手,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大胆举止,顿时落荒而逃,慌乱的扔下一句话:

  “我去睡觉了,告辞!”

  “哼!”桑岛慈悟郎愤怒的敲了敲拐杖,随后小声的叹息道:“希望你能成为下任的雷柱吧,雷柱已经空缺太久太久了……”

  说着桑岛慈悟郎也回自己的房间休息了,只余下门后因为嫉妒而脸色狰狞的狯岳。

  “啊哈哈哈哈……”余洛钻进被窝,脑海中已经是兴奋的大笑了起来。

  “我真蠢!呼吸法是用来激发自己潜能的,型只是呼吸法的具体使用,我舍本逐末了!”

  “我的一之型根本不是失败,而是我的呼吸强度还不够,说白了,一之型就好比仙剑六,我目前的呼吸就是个四联泰坦,虽然带的起,但是跑不到顶配!”

  “是是是,你天才绝顶,但是你不睡觉能不能别吵我睡觉?!”系统愤怒的咆哮了起来。

  “睡个吉尔,起来嗨啊!”余洛显然是兴奋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了:

  “话说,我有个大胆的想法。”

  “那我求求你收起你的想法。”系统已经开始哀求起来了,可是余洛直接华丽丽的忽略了它的意见,已经陷入了自己的自嗨之中。

  “你看,型其实是根据呼吸开发出来的,那我能不能开发出自己的型?”

  “嗯……”系统有气无力的敷衍着余洛,只希望他打的鸡血能赶紧消失。

  “就我自己感觉,雷之呼吸主要强化的是一瞬间的爆发力,你不觉得和飞天御剑流很搭吗?”余洛的脸上染上了兴奋的潮红,而系统则是被他突如其来的话弄懵了。

  “哈?”

  “飞天御剑流的本质是神速拔刀术,雷之呼吸一之型也是拔刀术,也就是说,我可以把一之型和飞天御剑流结合起来,成为我自己独有的型!!!”

  “等等,你先冷静一下。”系统如果有身体的话,估计此时已经捂住自己的额头了,无奈的问道:“想法很好,脑洞很棒,可是……”

  “你会飞天御剑流吗?”

  “额……” 幻月书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带着抽卡系统从崩坏世界开始,带着抽卡系统从崩坏世界开始最新章节,带着抽卡系统从崩坏世界开始 要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