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

  清晨,薄雾笼罩了整个桃山,空气中还带着一丝早春的严寒,料峭的山崖边上,一株粗大的桃树屹立于此,粗大的树干足足需要4人合抱,光秃秃的枝桠上一片雪白,落满了积雪。

  余洛穿着一件橙色的羽织,下面是一件单薄的和服,站在桃树之下,腰间插着一柄太刀,并不是雷切,而是桑岛慈悟郎送给他的那柄普通太刀,右手紧握住剑柄,身形前弓,做出了拔刀的姿势,一动不动。

  若是换做刚来桃山的余洛,仅仅的穿这么点的衣服,恐怕早已经是钻在被窝里面打死也不肯出来了,实际上也确实是如此,在第一次入冬的时候,余洛就是摆出了一副床在人在的模样,然后被盛怒之下的桑岛慈悟郎……

  总之从那之后,余洛就再也没有被被窝封印了,反而因为天天都劈柴挑水的原因,余洛此时的体质比起当初不知道强了多少,哪怕是在早春穿这么单薄都不会觉得寒冷。

  余洛静气凝神,细细回想着桑岛慈悟郎所传授的雷之呼吸的要点,调整着自己的呼吸,浓郁的白气从他的口鼻之中喷出,乍然,余洛动了

  “雷之呼吸,一之型霹雳一闪!”

  右脚在雪地之中一踏,隐隐间有风雷之声,利刃骤然出鞘,黄色的雷光一闪即逝,余洛的身形出现在树下,右手中的太刀在粗壮的桃树干上留下一道深深的痕迹。

  “还是不行吗?”余洛苦笑着收刀入鞘,右手细细的抚摸着粗糙的树干,上面有着密密麻麻深浅不一的剑痕,粗略看上去怕不是有数百道,全都是余洛留下来的。

  “大半年了,没想到这雷之呼吸如此难,连一之型都无法入门。”余洛轻叹一口气,刚开始的几个月,桑岛慈悟郎倒是一直让自己劈柴挑水来锻炼体质,下午则是练习挥剑,直到入冬的时候,才是让余洛尝试使用一之型。

  “一之型的本质乃是居合,既是拔刀术,最讲究速度与爆发力。”当时桑岛慈悟郎就将余洛带到了这株大桃树下,对着他道:“当你能够用一之型一刀将这棵树斩断的时候,你就练成了。”

  之后的日子里面,余洛除了每天必修的劈柴挑水挥剑,又多了一项,那就是在每天的早上,都来这里练习一之型,只是很可惜,哪怕时间过去了三四个月,余洛还是完全把握不住一之型的奥秘。

  “唉,毕竟我不是桐姥爷啊。”余洛再度叹了口气:“砍树什么的,就应该让桐姥爷来啊。”

  “说得对啊,让你一个光头强砍树,这不是在为难你么。”系统突然露头顺着余洛的话调戏了他一下。

  余洛满头的黑线,没好气的道:“光头的可不止光头强,说不定是玉老师呢?”

  “你也最多也就是个杰尼龟了。”

  “你给我滚,我没有你这样天天怼宿主的系统!”

  “我要是能滚,我还至于找你这个穷逼宿主?!”

  系统与余洛争锋相对,谁都不让着谁。好在桑岛慈悟郎的呼喊声响起,打破了余洛与系统的日常

  “臭小子!”

  “嗯?”听见桑岛慈悟郎的呼唤,余洛有些奇怪的停止了与系统的对话,系统趁机怼道:

  “小伙子,你的事犯了,快去自首吧!”

  余洛翻了个白眼,扔下一句狠话:“我先过去看看,等会再收拾你!”

  余洛脚步轻盈的从满是积雪的山道上下来,完全不虞自己会摔倒,那股轻松写意的模样,与刚来时候挑水都能摔倒的他形成了极为鲜明的对比。

  不过一刻钟,余洛已经遥遥的可以看见那间熟悉的小木屋,在木屋的门前还有两个小黑点,仔细一看,却是桑岛慈悟郎与一名不认识的十二三岁的少年。

  “老爷子,这是谁,你私生子?”余洛开着玩笑道,迎接他的却是桑岛慈悟郎毫不留情的一拐杖,尽管余洛已经下意识的闪躲,但是这一杖还是准确的落在了他的屁股上,疼的他龇牙咧嘴。

  “你这不着调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改?!”桑岛慈悟郎胡子翘起,愤怒的敲了敲拐杖,将少年拖到自己的身前,给余洛介绍道:

  “这少年是我新收的弟子,叫狯岳,今后就是你的师弟了。”说着桑岛慈悟郎斜着看了余洛一眼,警告道:

  “这孩子是个孤儿,我遇见他的时候他正被迫偷东西,无依无靠的,你不准欺负他!”

  听着桑岛慈悟郎的话,余洛一脸的无语,指着自己的脸,弯下腰凑到桑岛慈悟郎的脸前道:

  “不是,我像那种欺负小屁孩的人么?”

  桑岛慈悟郎认认真真的端详着余洛的脸,随后一本正经的给出了自己的结论:

  “以你的性子,不是像,你就是!”

  “哈哈……”余洛尬笑了两声:“没想到老爷子你都会开玩笑了。”

  “我什么时候开玩笑了?”桑岛慈悟郎奇怪的反问了一句,随后看着比自己还高一点的狯岳,对他介绍道:

  “这位就是你的师兄余洛,虽然人有点不着调,但是人还是很好的,你以后有什么问题都可以找他。他要是欺负你,你随时可以跟我说。”说道最后一句,桑岛慈悟郎还特意的加重了自己的语气,听的余洛一脸的无语,心中嘀咕着,至于么。

  “好了,你先跟你师兄熟悉熟悉,今晚我教你呼吸法。”

  甩下这句话,桑岛慈悟郎便消失不见了,余洛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反正过去大半年都是这样,余洛也就见怪不怪了,反而是新来的这个所谓的师弟更能引起余洛的好奇。

  一头乱糟糟的黑发,因为发育不良而瘦弱的身体,看上去莫约十二三岁的年纪,一对黑色的眼睛里面满是讨好,脖子和手腕上戴着勾玉挂饰。

  “你叫狯岳是吧,今年多大了?”余洛也不嫌脏,先是摸了摸他乱糟糟的头,然后揽住他瘦小的肩膀,柔声询问道。

  “回师兄的话,我今年十四岁了。”在余洛摸狯岳的头时,狯岳眼底一丝不悦一闪即逝,随后抬起头满脸笑容的对余洛道。

  余洛一直在观察狯岳的表情,这丝不悦正好被他收之眼底,不过余洛也并没有在意,毕竟是个孤儿,也许是自己摸头触及了他的自尊心,再说,跟一个小孩子较劲,系统还不知道要怎么笑话自己呢。

  “走,师兄带你洗个澡,换身干净衣服。”余洛笑着松开了手,准备洗澡水去了,至于换洗的衣服,以余洛对自己这个嘴硬心软的师父的了解,估计现在消失就是给狯岳买衣服去了吧。

  “谢谢师兄。”狯岳感谢的声音在余洛的身后响起,余洛只是摆了摆手,示意不用在意。

  果不其然,当狯岳清洗身体完毕的时候,桑岛慈悟郎正好回来,手中拿着一套小一号的衣服递给狯岳,让他换上。

  等到狯岳出来的时候,已经形象大变,颇为清秀的面容配上崭新的衣服,再也不复先前乞儿的形象,余洛站在一边微笑着,心中幸灾乐祸的想道:

  “以后就不止我一个人受苦啦,好想看他受苦的样子啊!”

  对于余洛阴暗的想法,系统是彻底无语了,而桑岛慈悟郎似乎也是有所察觉,警觉的抬起头,看着余洛微笑的脸,厉声喝道:

  “笑什么笑!你一之型修炼完了?!要是以后被你师弟超过去,我看你有何颜面!”

  “……”余洛一脸无语,无奈举起双手道:“好好好,我去继续修炼了!”

  看着余洛在雪地中轻巧的往山顶跑去,狯岳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光芒,随即收敛,抬起头,状似无意的笑着询问道:

  “师父,大师兄很厉害吗?”

  “他厉害个屁!都七个月了,连雷之呼吸的一之型都没入门,天天偷奸耍滑!”

  桑岛慈悟郎怒其不争的举起拐杖重重的敲了两下,愤怒的大声道,生怕余洛听不见一般。

  “哦。”

  狯岳眼中莫名的神色更浓郁了。 幻月书院
为更好的阅读体验,本站章节内容基于百度转码进行转码展示,如有问题请您到源站阅读, 转码声明
邀请您进入最专业的小说搜索网站阅读带着抽卡系统从崩坏世界开始,带着抽卡系统从崩坏世界开始最新章节,带着抽卡系统从崩坏世界开始 要看书
可以使用回车、←→快捷键阅读
开启瀑布流阅读